和女朋友换身情侣,当我和老公互换身体后

第一章 车祸车祸是在去民政局的路上发生的。一辆安装了遮阳防雨棚的紫色电动车横穿马路,和江澈的黑色别克发生了碰撞。急刹之下,电动车被撞倒,骑电动车的中年妇女跳…

第一章 车祸

车祸是在去民政局的路上发生的。

一辆安装了遮阳防雨棚的紫色电动车横穿马路,和江澈的黑色别克发生了碰撞。

急刹之下,电动车被撞倒,骑电动车的中年妇女跳得及时,毫发无损站在别克车前,目光防备的盯着车里双双捂着额头呻吟的男女,暗忖只要这俩敢下车骂她,她就先发制人倒地不起浑身抽搐。

因刹车太急,松软舒适的安全带瞬间变成钢丝,勒得车里二人胸骨几欲断裂。脑袋不知道磕到了哪儿,幸亏速度不快,否则脑浆子该出来了。

“卧槽,这人怎么骑车的?”

江澈闭着眼捂着额头爆了句粗口,伸左手去摸左边的车门打算下去理论,没摸到门扣,却摸到了本该在右手边的挂挡,愣了一下,睁开眼,发觉自己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错愕的抬起头,只见驾驶位上的江澈也正茫然的望着他。

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何茹?”

对面的江澈应了,也试探着喊了他一声江澈。

喊过之后两人均从对方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电动车妇女调动情绪等了半天,见车里两个人坐着不动,似乎被撞傻了,不由有些发毛,再瞅瞅别克车身上的刮痕和凹陷,心里打起鼓,这场小车祸归根到底是她横穿马路引起的,正好在摄像头底下,讹钱是别想了,万一有人报警的话还得倒贴,不如趁这俩没反应过来赶紧跑路。

她弯腰悄悄扶起电动车,不顾那撞掉的车体碎片,顽强的将车开跑了。

车内两人依旧傻乎乎互相瞪着,后面的车等得不耐烦,有不明情况的人开始鸣笛。

何茹打了个激灵,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车龙,先开口,但声音有点抖:“把……把位置换过来,你来开车。”她是有驾照的,可这会儿她没办法开,脑袋发懵。

“呃,好。”

江澈也反应了过来,赶紧和她在车内把位置掉了个个儿,一踩油门,将车发动了起来,只是脚上的鞋子是女式高跟,踩起来很不习惯,他不敢开快,慢慢拐到马路边停下。

他试着开门下车,高跟鞋丝毫不配合,索性把鞋脱了,光着脚下车检查了一下前面被撞的地方,见有些刮痕和一个凹陷的小坑,没啥大问题。

他回到车上,僵着脸问何茹:“车子问题不大,我们现在怎么办?还去民政局吗?”

何茹蜷起腿紧紧抱住胳膊,将脸埋进西裤里,眼睛虽然闭着,但感官极其灵敏,她不是在做梦,这场小车祸让她和江澈互换了身体。

过了良久,她终于回应:“先回家再说。”

何茹口中的家是江澈父母十年前在岚阳县改市时用家里一块二百五十平地基自建的两层小楼,地处岚阳市第一小学学区范围内,隶属流霞社区,有车库有阳台还带个小菜园,两人从七年前结婚开始就住这儿了。

江澈打着赤脚小心翼翼将车倒进库里,差点剐蹭到他爸的那辆老皮卡。

何茹松手抬头,木木的环视了一遍车库,她这会儿脑袋虽依旧混乱,但比起之前好多了,做了两个深呼吸,把装了离婚材料的袋子拎起来,打开门下了车。

江澈个头接近一米八,她踩在地上明显感觉视觉角度发生了变化,看人看物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这是一米六三的她没有体会过的。

“啊!”对面江澈下车没两步就发出了尖叫,然后扶住了车门不撒手,整个人摇摇晃晃不停。

“怎么了?”何茹大步走过去。

江澈恼火的控诉:“你们女人是怎么喜欢穿高跟鞋的?根本没办法走路。”

他想着打赤脚不是个事,便试着穿了一下高跟鞋,结果根本无法迈步。

何茹看到江澈顶着她的脸朝她发火还挺有意思的,又见一贯轻松的高跟鞋让他寸步难行,心情竟好了些。

“多穿几次就习惯了,走吧,我楼上还有平底鞋。”

江澈无奈,勉强跟在她身后走了几步,成功崴了脚,一声惨叫,眼泪差点涌出来。

何茹转过身,把袋子塞他怀里,强压住心头的诡异感,打横来了个公主抱,她体重近一百,江澈又常年健身,抱起来还算容易。

江澈的恼火瞬间变成了羞愤,可惜脚疼的厉害,只能任由她抱出车库,内心自我安慰,这是我在抱我自己,没什么好害臊的。

林爱芳拉着买菜小车刚走到家门口,就见儿子抱着儿媳妇从车库里走出来,儿媳妇脸蛋红红,表情似嗔非嗔,似怒非怒,明显一副不想被抱又不得不享受的样子。

她看不下去:“何茹啊,要抱回家抱,这大庭广众的像什么样子。”

明明是两个人,林爱芳却偏偏对儿子视而不见,仿佛都是儿媳的问题,江澈以前没觉得有什么,可今天换了身体,他明显感觉难堪,正要开口解释,就听何茹如实透露:“妈,他脚崴了。”

江澈看向他妈,只见林爱芳连连摆手:“脚崴了就扶着走嘛,这样抱着让人看了不好,不好。”

“哦。”

何茹听话的松开江澈,让他下半身自由落体,穿着高跟鞋的脚“哐”的砸在地上,上半身倒是稳稳扶住。

江澈疼得闷哼,背上炸起一层毛汗,下意识紧紧揪住了何茹的衣服,其实他更想揪住衣服里面的肉。

“医药箱里有云南白药,喷了能缓解,这高跟鞋就别穿了……”看着何茹扶着江澈进了屋,林爱芳追在后面叮嘱。

“知道了。”

何茹高声应了,低头小声讽刺江澈:“看看你妈多关心你。”

见儿媳还能走路,应该是伤的不重,林爱芳放下心来,拉着小车到斜对面张奶奶家和老姐妹们凑一块儿择菜去了。

进屋一摸到沙发背,江澈就甩开何茹,一瘸一拐的扑进沙发里,咬牙切齿:“何茹,你够狠!”

何茹冷嗤:“你这脚崴到脑子了?到底是我狠还是你妈狠?本来抱的好好的,是你妈让我放下来的,总不能不听她的话吧。再说了,这摔得可是我的身体,为了维护你孝顺儿子听话的形象,我可吃了大亏了。”

边说边从壁柜里取出家用药箱递给他:“喏,自己找喷雾。”

江澈又疼又气:“你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你过来给我喷药。”

“长了手自己不会喷吗?都要离婚了,谁稀得伺候你,再说了,我现在可是你,你之前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没毛病。”

何茹自顾自脱掉外套皮鞋,换了双软拖,舒服的窝进沙发里用他一贯的姿势玩手机,头都不抬。

第二章 小棉袄

这一幕挺熟悉,江澈怔怔的望着,平日只要没应酬,他回来就瘫在沙发上刷手机,要么上楼玩电脑,觉得哪哪儿都累,说话都不愿开口,家里诸事不管,反正有爸妈何茹,轮不到他操心。

至于女儿,何茹是幼儿园老师,基本都是她在带,自己除了知道女儿在岚阳三幼上学,别的就不清楚了。

想到女儿,女儿立刻冒了出来。

“妈妈,你们回来啦!”

江知瑜小朋友今天随妈妈请假在家没有去幼儿园,听见爸爸妈妈声音,飞快的跑下楼,边喊妈妈边扑进江澈怀里。

江澈有些受宠若惊,翘起脚抱起女儿亲了两口,喜笑颜开:“乖小瑜!”

却见女儿头一扭,换了副例行公事的表情,扭头朝沙发上玩手机的何茹喊了声“爸爸”,再迅速把头扭回来。

“哎。”何茹抬头冲女儿后脑勺应了,顺势扫了他一眼,意味深长。

江澈后知后觉的明白,脸颊不受控制地涨红。

“妈妈,你的脚怎么了?”小瑜没看到大人间的暗流涌动,心疼的去摸妈妈的脚。

江澈低头看着女儿担心的小模样,这可是女儿头一次这么关心自己,满腹火气突然就变成了酥酥麻麻的幸福感,他听见自己语气温柔:“脚不小心崴了,正准备喷药呢!”

“很疼吧?我帮你拿药。”小棉袄贴心中带着笨拙,打开药箱。

真乖,他怎么从没见过女儿这么招人疼?江澈咧着嘴傻笑,笑着笑着突然意识到贴心小棉袄贴的不是他,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何茹用余光瞅到江澈复杂的表情,不屑撇嘴,这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女儿,是她最爱的小宝贝,懂得爱的好孩子,你这会儿发现女儿可爱了?可惜晚了,女儿她一定会带走。

江澈没舍得让小瑜动手,自己拿过云南白药喷雾,小家伙坐旁边乖乖看着。

江家后门外种了个小菜园,便修了后门,这会儿后门被轻轻打开了。

“爷爷!”

小瑜眼尖的看到江大河从后门进来,手上还攥着一把新拔的小葱。

“哎!小瑜今天没去上幼儿园呀?”江大河见工作日儿子一家三口都在,有些稀奇,他照惯例一大早出门和老哥们吃早酒,刚回来,瞧见小葱长势喜人,特意拔了一把。

“今天请假了,妈妈脚受伤了,爸爸不帮忙,我帮忙。”六岁的孩子表达十分清晰。

江澈喷药的手一顿,尴尬的抬头喊了声:“爸。”

“是嘛,我瞧瞧。”

江大河低头瞅瞅儿媳妇的脚脖子,作出诊断:“瞧着还好,不严重,喷了药休息两天就好了。”

又告诉小瑜:“小瑜啊,爸爸不是不帮,是用不着,你看你妈妈自己就能喷好。咱们是乖孩子,可不能说爸爸的不是。”表情笑眯眯的,和蔼可亲。

江澈感觉他爸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抬眼看向何茹,见何茹低头玩手机,眼皮子都不抬,跟他以前的德性一模一样。

江大河又说了几句让儿媳妇好生休息的话,攥着小葱进了厨房。

他退休后无聊,最近加了个老年厨艺群,隔三差五就要露一手,虽然味道不怎样,发出照片总是能收获一片点赞,让他的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妈妈,”小瑜凑近江澈耳朵说悄悄话:“爷爷做的菜不好吃。”

江澈下意识就想训斥女儿,但是看她机灵古怪的小表情,又舍不得了:“好了,别让爷爷听见了。”

“这是我们的悄悄话,爷爷不会听见的。”小瑜很自信。

江澈又酸了,何茹和女儿居然还有悄悄话说,自己这可是头一次,还是借的何茹的光。

想到二人这突然换了身体的灵异怪事,他三两下处理好脚,穿上鞋喊何茹:“走,我们上楼回房去商量一下这事。”

何茹收了手机,过来扶他。

二楼和一楼格局差不多,三室两厅两卫,只是将厨房改成了一个开放式阳台,一边用做储物收纳,衣服晒洗,一边被何茹带着小瑜种了不少小植物,还养了一只兔子和两只鹦鹉。

因为养小动物,平日里没少被林爱芳嫌弃,若不是何茹力撑女儿,早给送人了。

“小瑜你去看看兔子和鹦鹉,妈妈我来扶进去。”何茹支开女儿。

小瑜不放心:“爸爸你会照顾妈妈吗?”

江澈汗颜,他在女儿心中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何茹笑着摸摸女儿的头:“放心吧,我照顾得好。”

小瑜点点头,小燕子一样飞去了阳台。

何茹架着江澈坐到床上,担心公婆突然进来,又将门关好,坐在他对面:“说吧。”

江澈却有些不知从哪儿说起,他们俩是大学同学,毕业后进了同一家公司,起初只是同事,后来碰巧被人介绍才走到一起的,磕磕碰碰这么些年,说没感情是假,要不是何茹坚持离婚,他是十分愿意跟她白头到老的。

可何茹这几年总说过不下去了,对婚姻失望了,举的那些例子在他看来都是小事,比如责怪他很少带孩子,不尊重她的想法,万事由父母操持自己不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没有认识到三人是个小家庭,遇上问题任由父母掺和等等。

他历来对何茹举的这些例子嗤之以鼻,认为她小题大做无病呻吟,谁家没这些问题?这些小事怎么能上升到离婚的高度?家里诸事都不用她操心,怎么还能过不下去闹离婚?

他不解,气愤,见何茹坚持闹离婚,堵气答应了,这才有了今天早上去民政局的一幕。

可没想到会发生车祸,导致两人身体互换,他变成了何茹,何茹变成了他,紧跟着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他在父母女儿眼中由儿子和父亲变成了儿媳和母亲,家庭待遇也随之改变。不仅林爱芳和江大河变得有些陌生,包括女儿也变得让他惊讶,把他先前那些自以为是冲击得七零八落,不复从前的理直气壮。

他想了想,斟酌着开口:“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换回来,就算去医院医生也不会信,再说医学也诊治不了灵异事件,我想要不这件事先瞒着所有人,包括爸妈,看过段时间能不能换回来再说,你觉得怎样?”

何茹没出声。

她知道他说的在理,可这段时间自己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连箱子都打包好了,只等拿了离婚证就搬出去,突然发生这怪事,真是让人憋屈。

江澈见她不说话,又劝:“说不定明天就能换回来呢。”

何茹内心生出一股夹杂着荒诞的焦躁,她真巴不得这是一场梦。

定定盯着江澈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点头:“明天一换过来我就请假,然后去民政局。”

“好,”江澈松了口气。

跛着脚坐到桌前打开电脑:“我上网查查,看有没有过这类事情发生。”

二人暂时达成协议,江澈在屋里上网查询,何茹出去陪女儿喂兔子逗鹦鹉。

第三章 婆婆的爱心猪蹄

小瑜难得爸爸陪伴,很高兴,和何茹一起玩到吃午饭。

饭是林爱芳做的,江大河要跟她抢厨房,被她赶出去了,想着儿媳妇脚崴了,从冰箱里翻出一袋过年剩的带包装冰冻卤猪蹄,拆开倒碗里,热好后端出来递给何茹:“喏,给你媳妇送上去,吃啥补啥。”

这要是江澈本尊,肯定认为林爱芳是疼惜儿媳特意炖的猪蹄儿,哪知道其中猫腻?可惜换了芯子。

何茹瞥了一眼猪蹄,笑眯眯接过碗:“行,您上桌吃饭去,我再给他盛碗饭。”

“好。”

林爱芳扯了围裙,上桌吃饭去了。

何茹转身进厨房取了个小餐盘,把那碗猪蹄放进去,再盛了一碗米饭,耳朵注意外面动静,手却迅速伸进垃圾桶,把包装袋翻看了两眼,接着起身,洗手,端起餐盘径直上楼。

江澈把古今中外查了个遍,看了一肚子灵异事件,也没找到什么有力的科学根据,正泄气的打算躺一躺,就见何茹端着饭菜进来了。

“这什么?”江澈探头往碗里看。

“婆婆给崴脚儿媳妇做的爱心猪蹄。”

江澈笑了,趁机给林爱芳正名:“你看,妈还是挺关心你的。”

何茹冷笑:“是么?你可知道这猪蹄的来历?”

这副表情配上这个问题,江澈有些不对劲:“这不菜市场买的嘛,怎么了?”

“你想多了,这就过年剩的,保质期60天,她老人家特意从冰箱里翻出来热了给你补身体的,请你慢慢享用,我下去吃饭了。”

看着她出门,江澈才回过神来,猪蹄是年前腊月在超市买的,可现在都快到端午了,那岂不是……过期快两个月了?

何茹送完猪蹄下楼就听见婆婆和女儿在说话。

“妈妈吃了猪脚就会好吗?”小瑜不懂什么叫吃啥补啥。

林爱芳点头:“那当然,像吃鱼眼睛就视力好,这就叫吃啥补啥,你就要多吃鱼眼睛。”

“奶奶我不想吃鱼眼睛。”小瑜有点怕。

“挑食不是好孩子。”

她走过去:“妈,多吃富含维生素A的食物就行,不一定要吃鱼眼睛。”

林爱芳撇撇嘴:“你这说法怎么跟何茹一模一样?啥时候这么听她的话了?我跟你说,老一辈就是这么传下来的,你要给小瑜多吃鱼眼睛,不然以后近视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何茹弯腰安抚的摸摸女儿惊恐的小脸,小声安抚她:“别怕,咱不吃鱼眼睛。”坐她旁边端起饭碗。

跟林爱芳相处了这么些年,早摸清了她的性子,她眼里只有儿子,至于自己,不过是江澈旁边的挂件儿,今日崴脚的若是江澈本人,只怕强行架着去医院拍片不说,还得怪儿媳妇没把人照顾好,过期猪蹄更是谈都不谈。

反正她已经看开了,婆婆不是亲妈,偶尔能应急帮忙看下孩子就不错了,没别的要求。

林爱芳吃过午饭简单收拾后出去打麻将,江大河继续到后院伺候他的小菜地,两人都不知道楼上的‘儿媳妇’偷偷把猪蹄倒进垃圾桶,黑着脸光扒了一碗白饭。

小瑜被何茹带上楼哄着午睡,孩子不习惯爸爸这突然过分的关心,吵着要和妈妈一起睡,江澈只得撇下电脑和满腹的怨念,一家三口一起上床午休。

一觉醒来已经快四点,江澈先醒,何茹随后,隔着还迷糊的女儿互相看了看,依旧无变化。

“说不定明天呢。”江澈睡了一觉,过期猪蹄带来的负面情绪消退了不少,出声安慰她。

何茹嗯了一声,爬起来洗漱,洗漱完毕,见时间还早,当着他的面将二楼整理清洁了一遍,某些有技术性的操作还特意加上人工语音解说。

江澈看着她忙碌,想起以前二楼的家务全是何茹一个人做,他一直视作理所当然,可今天何茹用他的身体做家务,他怎么看都不得劲,原来自己不是不会拖地吸尘抹桌子,叠衣刷鞋洗厕所,不过懒而已,而且看起来他高大的身躯做家务活还挺轻松的。

他不好意思:“一个人做家务挺辛苦的,下回我也来帮忙。”

“用不着,我今天是给你做示范,以后这些活都是你的了。”何茹把抹布往窗台上一搭,坐下来给自己倒水。

“我的?”

“没错,以前都是我干,现在咱俩互换了身体,这些家务可不都归你了么,男人哪有干家务活的?这都是你们女人的事。”

何茹仰头咕咚一大口,舒服。

江澈张口结舌,像个傻子一样望着她。

“看什么看?你看妈不也是这么伺候爸的嘛,男主外女主内,你跟妈多学学。我今天有空才教你一回,以后可别找我了,我上了一天班,回家就想躺着不动,你可得积极点儿,做个贤妻良母,别偷懒。”

江澈从前常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番贤妻良母理论,何茹没少同他吵,都被他糊弄过去了,今天一股脑儿还给他。

说完不再理会江澈,转头去喊女儿起床。

林爱芳麻将散得晚,晚饭还是被江大河抢了先,在厨房捣鼓出两个新花样暗黑料理,拿着手机一通猛拍,拍完了端出来当晚餐。

小瑜一点儿也不想吃爷爷做的东西,皱起小脸望着爸爸,表达无声的抗议。

何茹将江大河的杰作端上楼给江澈享用,自己则带着女儿出门吃了顿啫啫锅。

“爸爸,我太喜欢你了。”小朋友是很容易收买的,流露的感情也是真挚的。

何茹暗笑,表面不显,让女儿回去了保密。

可惜小朋友转头就忘记了,回家后噔噔蹬跑上楼,挺着肚皮朝江澈炫耀:“妈妈,爸爸刚才带我去吃了鸡腿啫啫锅噢!还有草莓塔和冰淇淋。”

江澈酸炸:“怎么不喊我?”他今天一天没出门,吃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恐怖料理,还被何茹多角度精准打击,心态已经委屈到顶峰。

“你脚崴了,不方便。”何茹从袋子里掏出个手抓饼递给他。

江澈黑着脸接过来,他的确没吃饱,江大河的鱼香茄子盐放多了,齁咸。

边吃边怨念的看着何茹和女儿,她们俩关系突然就跟早上不一样了,好像被身体互换折磨的只有他自己,感觉自己又心酸又可怜。

何茹只当没看到。

第四章 工作互换

晚上何茹像往常一样给女儿洗澡,东西都准备好了,出浴室吩咐江澈:“女儿大了,洗澡必须妈妈帮忙,你来吧。”

这理由很正确,江澈跛着脚挪过来,一脸为难,何茹才不管,将泡泡球塞给他,起身出去了。

江澈瞅着浴缸里扑腾的闺女,认命的坐在小凳上。

小瑜目前最大的爱好就是玩水,每天洗澡都是超级顽皮难伺候。何茹听着里面鸡飞狗跳孩子尖叫,以及江澈渐渐失控的喊声,心里无比舒坦,结婚7年的憋屈犹如汛期储存得满满当当的水库,随着今天的意外突然裂开了一个缺口,倾泻而出。

她甚至猜疑二人调换身体会不会是天意,老天爷特意让江澈亲自体验一把她的经历。

“太不容易了,这哪叫洗澡?就是进去当泼水对象。”

洗完后,江澈浑身湿哒哒走出聊天,寻求安慰。

“习惯就好,以后天天都这样。”何茹拿毛巾擦干女儿的头发,涂了宝宝霜让她上床睡觉。

小朋友沾床就能睡,五分钟后,打鼾的小猪被何茹挪到旁边小床上。

江澈盯着她熟练的安置女儿,表情若有所思。

何茹从衣柜里拿了一条雪青色真丝吊带睡裙递给他:“你去洗吧。”

想不到自己还有主动穿女士睡衣的一天,江澈揉了揉手中的睡裙,柔软丝滑,腹诽难怪何茹皮肤那么好。

何茹听见里面传来脱衣声,花洒流水声,还有江澈发出发现了新大陆般的新奇怪声,她耳朵发烧,敲门低叱:“赶紧洗完了出来。”

江澈对这副新换的身体很好奇,虽然夫妻好几年,可长在自己身上那感觉就是不一样,好生研究了一番,洗完后出来告诉何茹:“你左边屁股上长了个小疖子,有点痒。”

“那是你今天在电脑桌前坐出来的。”

何茹白他一眼,抱着男士睡衣进了卫生间。

江澈穿着她的真丝吊带睡裙趴床上,试着活动了一下脚,感觉好多了,估计明天早上走路不成问题,爬下床又拿出云南白药喷了一遍。

何茹草草洗了一遍,穿着他的背心大裤衩出来了,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理解了吧?”江澈一脸过来人的表情。

何茹不想理他,关灯上床准备睡觉,被他喊住:“等会,还有事没商量呢。”

“什么事?”

“明天我们俩都要去上班,如果身体没换回来,对方工作的信息是不是要互相交流一下?否则见了同事失忆了怎么办?”

还有明天?

何茹微怔,想不到今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表情复杂的看着江澈,她现在的心态跟早上有所不同了,她甚至觉得多换几天也不错,毕竟江澈体验得还不够深刻。

但如果明天醒来还是这样,那就成了问题。

何茹坐起来:“你的同事我基本上都认识,我的同事你认得几个?”

江澈有些不好意思:“除了圆子,我都不认识。”

圆子是江澈堂妹,大名江媛,绰号圆子,小朋友们都喊她圆子老师,何茹教小班,她教学前班,跟何茹关系不错,江知瑜小朋友就在她班上。

何茹把自己手机打开递给他:“这是我们班28个小朋友的照片,你得把脸和名字记住了,明天早上是你的早班,别喊错名字。主班老师叫余悠,我是副班,保育老师叫沈丽,年纪比我们大,你喊丽姐就行了。明天早上7点到校做准备,7点半丽姐会拿早餐进教室,7点40左右小朋友就会陆续进班,有的小朋友会带药来,记得询问用药时间和次数,做好标记。还要注意小朋友口袋里是否有玩具的零部件,收缴上来以免吞食,放学时交给他家长。早到的小朋友可以发玩具给他们玩,等人来的差不多了就收玩具发早餐……”

江澈头大,打断她:“幼儿园老师事情这么多?”

“这才说到哪儿,事情多着呢,不过你记着,安全第一,什么都比不上孩子的安全……要不你拿个本子记上吧,光靠脑子你肯定记不住。”何茹挺担心,毕竟江澈连自己家里的事都比较少做,去了幼儿园面对那么多孩子还不得疯?

两人坐在桌前,一个口述一个写,半个小时后,江澈对着满满两页纸发蒙:“这也太多了,我哪记得住?”

何茹把手机里班级照片调出来,用编辑功能一个个在孩子们头顶上标上姓名,一边告诉他:“你对着照片先记熟脸和名字,然后我把几个比较顽皮的跟你说说,接着就靠你死记硬背了,几个关键的时间点顺序要记住,哪时候吃早餐,哪时候排队上厕所,哪时候喝水,还有上课、午睡、点心……,对了,还有可能发生突发事件,比如小A把小B弄哭了,或者小C抢了小D的东西,再或者F尿裤子,H要拉粑粑。最重要是放学的时候,要核对家长才能把孩子交出去……”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江澈不敢掉以轻心,一晚没怎么敢休息,早上迷迷糊糊被闹钟惊醒,和何茹同时睁开眼,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认命的起床,刷牙,洗脸。

大人收拾完毕轮到孩子,何茹把女儿叫醒,小瑜乖乖起床洗漱。

吃完早餐,两人将手机互换,说好有事就打电话,江澈开车带女儿去幼儿园,何茹则骑着电动车去京瑞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江澈是京瑞的企划经理,何茹对他的工作不陌生,两人当年毕业时都在京瑞实习,后来为了孩子读书她才换了工作,江澈倒是一直呆了下来,升到经理,除了部分刚毕业的新人,大多数她都认得,是以江澈对她比她对江澈要放心得多。

何茹停好电动车,拿着江澈的卡刷卡进门,见人就打招呼,熟门熟路的进了江澈办公室。

江澈手上的两个重要单子已进入收尾工作,剩下的几个练手的小单子分给部门里两个新来的实习生在做,他抽空指导一下,工作还算轻松。

何茹打开他的电脑,先登录工作软件,简单扫了一遍工作信息和过往邮件,特别是那两个重要单子,浏览一遍增进了解,再将桌上的书堆纸张整理清爽。

桌角有盆水生绿萝,是何茹去年将家里的绿萝枝条剪下插水里给他新发的,还淘宝了一个漂亮的冰纹琉璃花瓶。

何茹薅起来看了看,水还算新鲜,但绿萝叶子有部分发黄长斑,底部枝条已经发生病变,根须也有些腐烂,没救了。

她拎出绿萝扔进垃圾桶,到卫生间洗净花瓶,拿回办公室倒扣在窗户边控水。

“江经理!”刚忙完,门外出现个青春俏丽的女生,手里拿着一沓文件跟她打招呼。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ylbg/31349.html

上一篇:濮存昕演过的电视剧,濮存昕深情告白演了30年的角色

下一篇:张新成个人资料,张新成能否成为下个顶流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