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自杀女明星,被高层凌辱到自尽的韩国女星

如今再提起韩国演艺圈,已经很少有人再相信它那层光鲜亮丽的造星外壳了。这也是很自然的事,近几年来,韩娱圈子的大瓜一个接一个,从崔雪莉到李胜利,一个比一个跌破下限,只…

如今再提起韩国演艺圈,已经很少有人再相信它那层光鲜亮丽的造星外壳了。

这也是很自然的事,近几年来,韩娱圈子的大瓜一个接一个,从崔雪莉到李胜利,一个比一个跌破下限,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做的。

不过,每当此类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张紫妍”这个名字总是会被人反复提起。

发生在2009年的女星张紫妍上吊自杀事件,对她本人和亲友来说,这绝对是个悲剧。但是放在社会意义上来看,就像是一把扯开了韩国娱乐圈那层华美的遮羞布,暴露出了里面爬满的虱子。

而且,更令人意难平的是,从当事女星死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三年,却仍然没有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结果。

明明张紫妍虽然自杀,但却留下了大量日记和信件。

这些文字记录了她受经纪公司威胁控制、向大量权钱人士提供性服务的细节,连对方的姓名职务都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

十多年前,媒体只公布了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已经足够让整个韩国社会产生一场地震。

受到经纪公司The contents的控制和高压,张紫妍在三年多时间里被迫向超过三十名男性提供了累计一百多次性服务,其中不乏多人运动、父子同场、被迫用药等尺度超过的情况。

最终她在心理出现极大问题、又遭遇社会压力的局面下,选择了上吊自杀,死时年仅29岁。

这一事件当年在韩国社会可以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大批头面人物丑闻缠身狼狈不堪、民众要求法律行使公义、总统文在寅亲笔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彻查此事。

然而雷声虽然很大,雨点却迟迟不见下来。

关于此案的调查来来去去重启了至少五次,有关部门给出的结论依然是不能抓人。因为张紫妍是这些事件的唯一证人,她已经死了,显然就是死无对证。

连证人都没了,其他证据更是无从谈起。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锅落到了张所属经纪公司的老板头上,打算让他承担责任了事。这位老板也是人精,只肯承认对旗下艺人有打有骂,咬定不认曾经策划过性交易。

最终,这公司赔了24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14万),这是该案取得的唯一进展了。

随着时间一年一年地流逝,一旦案子过了追诉期,就真的会变成一桩无头悬案。

韩国民众对于这么个结局不可能满意,于是十万人以上规模的请愿时有发生。

有时候某个官员上位、或者到了某个特定时段,人们会听到“重启张紫妍案调查”的风声,但这些风声从来没有下一步具体动作,总是无疾而终。

2013年,韩国上映了一部名叫《玩物》的电影,讲述怀揣梦想的女主人公是如何从最底部开始努力进入演艺圈、却落入公司与高层勾结的潜规则之中,悲惨地沦为玩物,最后在公寓里了断了自己的人生。

这情节一看就是以张紫妍案为原型的,女主映射着张紫妍的悲剧人生,也代表着无数和张一样在这个圈子中受尽伤害的艺人。

电影的编导很可能是眼看张的案子越来越希望渺茫,于是选择拿起导筒来喊出自己的诉求。

《玩物》的女主叫郑智熙,原本只是个梦想走进演艺圈、相信努力提升演技就能发光的单纯女孩儿。

然而,出身乡下的她,对于演艺圈那些吃人的潜规则,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在经纪公司里,打压新人是常规套路。先让新人无戏可演、看不到任何接到角色的希望,再故意装作体贴地带新人去社交场合应酬,美其名曰“开拓人脉”。

一开始只要陪酒陪得好就能接到广告,渐渐地价码开始升级,公司开始要求智熙出卖身体。甚至在拍戏的过程中,导演也会毫无理由地加入一场床戏,还特别要求必须真刀真枪。

智熙渐渐感到承受不了,打算解约走人。然而经纪公司早就防到了这一手,金额巨大的违约金就像智熙脖子上的绞索,一旦解约,她根本拿不出这一大笔钱。

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麻木地扮演一个玩物的角色,出卖身体为公司的当红演员换取角色。

都说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然而在张紫妍和《玩物》的例子中,电影女主角承受的伤害还远远不是真实情况的全部。

不同于电影中的郑智熙,张紫妍在16岁以前原本拥有相当优渥的家境,过着一种大小姐式的生活。然而她的父母因车祸离世,只留下她和姐姐相依为命。

靠着姣好的外形,她先是因为一段饼干广告走红,随后又在《花样男子》中饰演了校园中的反派女角色。

这个开头看上去虽然说不上天胡,也算很不错了,也许当时的张紫妍,正在期待自己也有大红大紫的一天。

然而真相是残酷的,经纪公司也是冷血的。

电影中对演艺圈经济合同的描述一点都不夸张,对新人要求极端苛刻、同时用天价违约金限制住新人想要退缩的可能,这种合同被他们业内自己人称作“卖身合同”。

在张紫妍的遗书记录中,最多的一次服务同时面向四个人,甚至还有父子一同前来接受“性朝贡”的。

一些兴趣极端的人会给她灌药,即使在父母亲的忌日也被公司强迫去进行性服务,为了“更好的服务质量”,公司甚至还给她安排了绝育手术。

三年多的时间对张紫妍来说,简直就是炼狱。她在遗书中写道:“每当穿上新衣服时,就是必须跟新男人陪睡的日子。”

出现在遗书中的、她的陪睡对象,包括了财团、媒体、演艺圈等各个领域的大佬。

已经被曝出来的名字有乐天会长辛格浩和辛东彬父子、三星大公主前夫任佑宰、《我人生中的黄金期》导演郑世浩、《朝鲜日报》社长弟弟方容勋等等。

因为这些人物的权重太大,此案的查办审理过程极为曲折。警方发现了这些人汇给张紫妍的数十张大额支票,却被狡辩为“买紫菜饭卷的钱”,甚至还有人说是可怜张才给她的零花钱。

这些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证言,有关部门却几乎全部采信。后来有人曝光,负责调查此案的法务部高层同样牵涉其中。

虽然在法律层面上鲜有进展,张紫妍自杀事件也确实揭露了韩国演艺圈的肮脏一面。这么多年以来,有民众的请愿、有业内人士呼吁,圈子的风气是否有了一点改善呢?

2019年,张紫妍自杀身死十年后,又一名女星崔雪莉同样选择了自杀,连自杀方式都是如出一辙的上吊。而她的死因,据报导同样与两性关系相关的网络压力相关。

这是何等的悲哀,在张紫妍离开的十年后,惨剧竟然仍在上演。

就在同一年,李胜利和他的夜店也东窗事发。男团Bigbang成员之一的李胜利,经营的一间夜店出现了打人的纠纷,随之却拔出萝卜带出泥,查出这家夜店存在大量的暴力、下药、性贿赂事实,同样牵扯到了大量的重磅人物。

媒体披露了李胜利的一些聊天记录,在他们的语言体系中,女性被简化成一个个的数字编号,仅凭几句对话就完成了“交易”。

尽管李胜利现在靠山够硬,但他毕竟也曾经是演艺圈的新人。然而他却很快就摇身一变,成了伤害他人的一方,人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道德的扭曲,还是人性的沦丧?

或许这是因为,韩国演艺圈的整个规则都已经烂到了根子里。

表面上看起来是俊男美女劲歌热舞,舞台下也有大把粉丝追捧消费,但本质上,这个圈子的规则并不把艺人视为有独立人格的人,而是当消耗品使用的。

中国台湾有个叫林韦伶的艺人,她曾经在韩国当过三年练习生,后来没办法继续往上走了,就又回头到了台湾,还出了本书叫作《韩国星梦:逃过自杀宿命的台湾练习生》。

林韦伶曾经接受媒体采访,表示韩国娱乐圈里陪睡的要求家常便饭,她当练习生的时候就被人多次询问。

看来,靠着这套规则运行的韩国娱乐圈已经是一台惯性巨大的机器。

哪怕有五十万人为她请愿、有电影为她鸣不平,张紫妍自杀案却很可能再也等不到一个明确的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ylbg/31287.html

上一篇:推手电视剧,背后的推手是什么

下一篇:吐槽大会第一期,吐槽大会第五季第一期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