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眼的人能活多久,初开天眼篇之误入诡国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可能会使人感到不适,如有不适请放弃阅读。随着老赵破锣嗓子一声大喊,这只怪虎突然煽动着大翅膀冲了过来。人蛇怪见状大惊,它们扔下长矛,利用身边的…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可能会使人感到不适,如有不适请放弃阅读。

随着老赵破锣嗓子一声大喊,这只怪虎突然煽动着大翅膀冲了过来。

人蛇怪见状大惊,它们扔下长矛,利用身边的草丛迅速逃窜,只听哧溜哧溜,一转眼功夫它们全部窜进大海快速游走了……

只剩下我和老赵蹲在地上,尴尬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这只怪虎径直冲向几只青狗,和它们相互撕咬,争抢分食几个蛇怪的尸体。

我和老赵蹲在地上愣了一会儿,看它们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俩,我赶紧使眼色给老赵,我们猫着腰轻轻移动脚步,慢慢逃离是非之地。

等脱离它们视线时,我和老赵撒开丫子朝着山林深处一路狂奔……

……

密林中荆棘丛生,异常的难走,周围出奇的安静,除了我和老赵重重的喘息声……

确定安全脱险,我俩躲到一棵大树后,奋力挣脱束缚在身上的草绳。

老赵赶紧从包里拿出罗盘辨别方向,虽然我们不知该往哪儿走,但确定一个方向至少不至于在密林中迷失方向。

一路上,时不时会遇见一小队的人蛇怪,我和老赵则利用树木草丛躲避……

突然感觉身后一凉,被一硬邦邦的东西顶住腰间……

“不要乱动,动就杀死你们!”一个稚嫩的声音出现在了背后。

我和老赵急忙回头,只见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赤着上身,腰间围着一张兽皮,手里拿着一根小长矛……

终于见到活人了,我和老赵欣喜不已。

老赵笑眯眯地对小男孩说:“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哪里?怎么一个人到山里来啊……”

小男孩怒道:“不要乱动,你们两个大妖怪!”

听了小男孩的话,老赵哈哈大笑:“我们不是妖怪,不信你好好看看咱俩是不是长得一样……”说着老赵伸开双臂原地转了一圈。

小男孩满脸疑惑,反复认真打量着我和老赵:“不一样!你们的屁股是红色的,你们是妖怪!”

老赵有些懵,费力地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又走过来看了一眼我的屁股。有些尴尬的对小男孩说:“我们的屁股和你的一样,只不过是受伤了。你仔细看看,都流血了对吧!”

小男孩似乎还有些怀疑,走到我和老赵身后认真打量着我们的屁股。

原本裤子破了露着屁股都挺难看的,现在又让人这样反复地看来看去,感觉特别没面子。我有些尴尬的笑着对男孩说:“你叫什么名字,你爸爸妈妈呢?”

小男孩一脸稚嫩地看着我说:“我叫小炎,没有爸爸妈妈。”

听了小炎的话,我有些疑惑,但孩子是不会说谎的。我忙问小炎:“你跟谁住在一起呀,可不可以让我和这位爷爷送你回家……”

小炎用力点了点头,微笑着说:“族长爷爷和大叔大伯说过,要多交朋友一起打妖怪,你们跟我来吧。”

……

随着小炎在丛林中费力穿梭……

慢慢地我体力有些不支,可是走了大半天我们还没走出去,直到头顶的太阳西斜,我和老赵才感觉不太对劲。我开始留意小炎带领我们走过的路,我和老赵发现他竟然带着我们一直在丛林中兜圈子。眼见天色已渐渐黄昏,老赵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把抓住小炎,质问道:“小朋友,你为什么要骗……”

话没说完,丛林深处突然窜出一队人,他们有老有少,手持弓箭长矛,把我们包围了。这时,小炎快速挣脱老赵,跑到一位老者身旁指着我和老赵喊道:“族长爷爷,他们是坏人!”

老者一脸微笑抚摸着小炎的头发,对一旁的人说了一句:“把他们的头蒙上,带走……”

……

随着眼前一黑,我们又被绑架了。只觉得脚下一深一浅,走起来特别费力……

当眼前再次一亮时,周围已经亮起了火把,我环顾一下四周,这里好像是个山洞,身边围了一群人恶狠狠地盯着我和老赵。

看着这些不善的眼神,心里特别害怕。心中暗想,下一步是不是要把我和老赵捆起来严刑拷打一番,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看来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有些绝望地偷偷望了老赵一眼,只见老赵眼珠子一转,突然嚎啕大哭:“没天理啊……我老赵……这么多年降妖除魔……为民除害……想不到今日……”

这时,为首老者随手翻看了一下老赵的包裹,微笑着双手把包递给老赵,说道:“两位师傅不要害怕,不知二位从何而来,来此作何营生?”

老赵一听没事儿,立刻满脸堆笑:“老族长,说来话长……”老赵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了我们以往的经历,只不过添油加醋刻意夸张,把自己描述得跟活神仙似的……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忙问老族长:“请问老族长,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族长说道:“这里是诡国!”

听了老族长的话,我和老赵有些懵,我接着问道:“诡国?请问老族长在诡国是什么身份?”

族长听后摇了摇头说道:“二位师傅借一步说话。”说着引领我和老赵进入一个单独的房中。

族长继续说道:“二位师傅有所不知,这诡国人长着人的四肢和蛇身,他们视我等为异族,对我们斩尽杀绝饮血食肉……”

族长一席话,听得我和老赵瞠目结舌。老赵试着问道:“难道族长就没有想过对抗诡国人吗,我相信凭借族长的过人智慧,对付区区诡国游刃有余。”

族长听后苦笑道:“知道今日为何要请二位单独说话吗?”

老赵惊道:“莫非……?族长心中就没有可信之人?”

我有些听明白了,问族长:“难道我们二人可信?就不会是诡国的探子?”

老族长笑道:“二位绝对不会是诡国探子,想那诡国人茹毛饮血,身上气味甚浓,二位师傅身上却没有。”

我笑着继续说道:“想必族长心中已有可信人选了……”

族长点了点头:“小炎孤苦伶仃无父无母,是我从诡国人口中救下一手拉扯起来,只是年纪还小,还望二位师傅教他识文断字……”

老赵问道:“不知老族长有何打算?”

族长笑着说:“都说旁观者清,还请二位师傅指点一二。”

老赵看了我一眼,笑着对族长说:“看来小炎这孩子,族长十分看重啊!放心,我老赵和守艾负责教他读书识字。不过眼下敌强我弱,想要和诡国对抗,强军养民才是当下首要。”

族长点头问道:“如何强军,又如何养民?”

看老赵又要故作文雅,我赶忙打断他对族长说:“眼下咱族人的大敌可不止一个强大的诡国,还有那些大若牛犊的青狗和会飞的老虎。所以驯化青狗成为我族强军首要,也是最快的强军之路。”

族长听完惊讶地看着我,说道:“驯化青狗和老虎吗?如何驯化……”

我看了老赵一眼,摇了摇头对族长说:“咱们只能驯化青狗,老虎就免了吧。首先,青狗是杂食动物,什么粮食啊肉啊都能吃,幼崽饲养两到三个月就能形成战斗力,正好弥补我族人丁缺少的短板。”

族长疑惑道:“同时饲养会飞的老虎不是更好吗?青狗在地面进攻,老虎则在空中掩护攻其不备!”

我苦笑道:“老虎是肉食动物,不是说不能驯服,只是饲养成本太高,不要说咱目前的经济实力,就算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也要思量一番,我觉得还是要让族人先吃饱才是当前首要。不过,会飞的老虎却是青狗的天敌,我们要下功夫缩小它们的优势差距才行……”

……

第二天,族长派出两队族人,一队负责寻找和抓捕青狗幼崽。一队则悄然埋伏在深山老林,寻找成年母飞虎的巢穴,一旦发现巢穴,趁母飞虎觅食外出之际潜入虎穴,用草绳捆绑在飞虎幼崽的翅膀上,让其翅膀慢慢退化……

短短几天时间,族人俘获青狗幼崽好几十只。与此同时,族长指挥族人扩大领地,开垦荒地种植粮食,领地边界防护墙和暗堡建设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

我和老赵专门教授小炎文字,族长则让小炎在学习文字的同时,负责青狗的驯养和统一指挥。

小炎特别聪明也特别努力,每天都睡得很晚。一天,小炎学习完文字已经半夜了,我和老赵让他在我们这里休息一晚。小炎却执意要走路回家,他告诉我和老赵,第二天还要训练青狗。我和老赵拗不过他,只好目送他走。

当小炎走出不远,他身后突然亮起几盏灯笼。我和老赵看到后一惊,这哪儿来的灯笼?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慢慢睁开双眼,看到小炎身后竟然有几只小鬼儿,小鬼儿恭恭敬敬在后面打着灯笼……

……

老赵长叹一声,说道:“看来小炎将来非池中物啊!”

……

不久,诡国的人蛇怪大军终于向这里发起进攻了。

族长亲自指挥族人进行防御,小炎则指挥青狗大军,向人蛇怪大军疯狂反攻……

……

两军厮杀数月,人蛇怪大军损失惨重,尸横遍野……

族长因为年事已高,身体状况大不如前。眼看敌我双方都消耗过度,我和老赵建议族长派人到诡国商讨停战。

……

诡国国王有个女儿,虽不是亲生却视如己出。听说族长有个孩子叫小炎,年龄不大,自知无力与之抗衡,便提出了和亲。

终于到了迎娶诡国公主的日子,小炎却心事重重。我和老赵看得出小炎并无意迎娶,只是为了让族人得以休养生息。

大婚后,我和老赵发现,诡国公主并不是人首蛇身,竟然也是人类。陪嫁倒是不少,还有一匹马。不过这匹马很特别,全身白色,红色鬃毛,竟然还有一双大翅膀。小炎看到此马欣喜万分,几乎每天都要骑上它到空中飞几圈。

渐渐地,老族长身体状况每日俱下,小炎更加忙碌了。他每天都要训练青狗大军,同时开始尝试训练虎群……

我和老赵看到族长和族人都已安定,再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决定向族长告别,也好能早点回家。

族长见我们要走,心里有些不舍。临行时,我和老赵问族长:“能否把小炎的飞马借给我们,我们回到家就让它回来。”

小炎听到后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把飞马牵到我俩面前,小炎满脸泪痕地说:“感谢两位师傅教化之恩,不知今生能否再相见……”

见小炎难过,我和老赵只好敷衍:“有时间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

我和老赵骑上飞马,只觉得两耳生风,脚下山川大地一览无余……

我有些欣喜若狂,真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俩看着前方的一片大海,老赵激动地说:“守艾,我记得我们来时就经过海,这马飞快,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到家了……”

突然,一声奇怪的口哨,飞马在空中一个翻身,噌地一下飞走了。我和老赵从万米高空掉了下来……

……

海水又冰又冷,呛得我和老赵直咳嗽……

我有些气急败坏:“马怎么……飞走了……谁……是谁吹……的口哨……”

老赵拉着我靠上一块焦石,气喘吁吁地说:“还能有……谁……马的……主……人呗……”

马的主人?听老赵这么一说,我心里一惊:“这马主人不是小……炎……”说到这儿我有些不敢想了。

老赵坚定地点了点头,苦笑道:“是啊,是他……”

我疑惑道:“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老赵无奈地干笑道:“我早看出来了,小炎确非池中物,这心肠,狠辣!果断!确实有干大事的潜质,自古成大事者哪个不是这样……”

……

汹涌澎湃的海水一浪接着一浪,望着四周无际的大海,心中瞬间绝望……

这四周都是水,到底哪边才是岸……

……

“……哈哈……哈哈……”

成大事的非池中物果然了得……

每天教他仁义道德……

看来……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信……

都是扯淡……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ylbg/31023.html

上一篇:玛格特罗比,玛格特·罗比秀美腿

下一篇:脸部过敏红痒能自愈吗,脸部过敏发红发痒紧绷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