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败家的精典句子,说说古今那些败家的事儿

微博热搜前些天上榜了这么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儿:老俩攒了6000多块钱,结果让小孙子一把扬到了楼下。所幸路过的同学有德行,帮忙找回来50多张。孩子小,哪知道钱是干嘛…

微博热搜前些天上榜了这么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儿:

老俩攒了6000多块钱,结果让小孙子一把扬到了楼下。所幸路过的同学有德行,帮忙找回来50多张。

孩子小,哪知道钱是干嘛的,就觉得这沓红纸片挺喜庆,飘着跟天女散花似的。事后大人一通批评教育,大概也没有下次了。

但倘若教育得不到位,长大了还对前辈留下的钱财那么“超然、达观”,这就成了我们中国人口中的“败家子”,英文叫“profligate”。

这种角色自古至今,从未缺席过。

“败家子”不问出处

有句老话叫“富不过三代”,它貌似给了咱们一个暗示:散家财也得有资本,都得是“叼着金汤匙”出生——其实不然。

不管什么岁数、什么社会阶层,只要金钱观不甚健全,“崽卖爷田不心疼”的人间闹剧或悲剧同样会出现在寻常人家。

网络直播火了,不知父母血汗钱金贵的小朋友,就把家财慷慨“赠予”了网红、主播啥的,给这些“有志于视频创作”的青年第一桶金。

当然,鉴于这些“金主爸爸”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钱多半还是能追回来;但散财的要是个30多岁的成年人,家里只能自认倒霉。

而且“散财”的原因很多都让人“难以抗拒”。

比如:

【英文】be addicted to sth

【中文】对XXX上瘾

不用提毒瘾、赌瘾这些违法的败家利器,哪怕是合法事物,只要含有“致瘾因子”,也能让人潦倒不堪。

弹幕视频网站的“鬼畜区常青树”——“大力哥”就是个典型例子。

这世间,没有人爱咳嗽药水比他爱得更深沉:拆家、啃老,也要保证药水供应;一句赞美药水的“大力出奇迹”更是响彻互联网文化圈多年之久。

攒钱买大力,大力出奇迹

万万没想到的是,“大力”临了也没“出奇迹”。

在一次为买药水筹集资金的打劫途中,被“有男人气概气魄”的硬茬儿给制服了,关了好些年。

相较于上瘾这种“不可抗力”,还有年轻的后生挥霍有限的家财来满足虚荣:张天翼先生的小说《包氏父子》,说的就是一个“孩子不知钱珍贵,散尽千金爹流泪”的败家事迹。

话说回来,寻常人家再怎么糟钱,额度的天花板都没法太高,就算成了一时热议的社会新闻,也没法起到“震撼性”的教育意义。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警世通言”里,老拿朱门富户——甚至一方诸侯的败家子开涮:动辄蒸发亿万家财,“冲击感”一下就来了。

和这些一比,打赏主播或者买“大力”的几万块钱充其量就是个零头。

“大宗败家”事件

苏东坡的老爹苏洵,就借着《六国论》狠批过那些位高权重的败家子。

不得不说,人家败家有点“境界”,已经不满足现金和房产了:直接一个城一个城地挥霍。

【英文】Just image how their founding fathers, to obtain a patch of land, weathered biting cold and burning heat, and toughed out thistles and thorns. However, their descendants didn't treasure it but frivolously gave it offhand by relinquishing five towns today and ten cities tomorrow just to pursue peace of a single night. Waking up and looking around, they were surprised to find themselves again besieged by Qin soldiers.

【文言文】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白话文】想到他们的祖辈和父辈,冒寒霜雨露,披荆斩棘,才有了这点土地。子孙却不很爱惜,都拿来送给人,就像扔杂草一样。今天割掉五座城,明天割掉十座城,这才能睡一夜安稳觉。明天起床一看四周边境,秦国的军队又来了。

——《过秦论》

徐景城 译

太阳底下没新鲜事,这种舍祖业而求苟且的举动在2000多年后,又被慈禧太后如法炮制了一番——“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割地赔款一条龙服务,那叫一个到位。

圣贤之家的后人,照样难免出个不肖的败家玩意儿。

孔子的爱徒里,家里最宽裕当属子贡。脑子活泛,能言善辩,会做生意,这一点,老师孔子都承认:

【英文】Duanmu Ci refuses to accept his fate, yet he is constantly successful in business.

【文言文】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白话文】端木赐(子贡)不守本分,去经商做生意,猜测行情,却屡屡被他猜中。

——《论语》(中英双语·诵读版)

尽管被吐槽“聪明没用在正地上”,但也丝毫不影响孔子夸他是“瑚琏之器——国家社稷之栋梁”。

就这么一位“德财兼备”的大儒商,积攒下来的万贯家财,差点让一个后人败干净了。

这后人叫端木叔,据说是子贡的孙子,是个如假包换的“散财童子”。

端木叔半点经商之道都不会,也没有一技之长,不懂赚钱。但花钱一点不含糊:什么叫奇珍异宝?哪个是琼浆玉食?看上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几乎天天大宴宾客,厨房不曾断火;自己花还不算完,还把家财四散给乡里。

到了晚年,钱都霍霍干净了,家徒四壁,一点都没留给后人;病了没钱抓药,死了没钱入殓;最后,还是乡里人把财物陆续归还给端木家,这位败家子才得以体面地入土。

超脱的“达人”还是败家的“狂人”?关于端木叔如何定性的争论自古就没断过,但也自古没有定论。而不管对他评价如何,但凡脑子正常点的,都不希望这尊“大神”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好歹知道往家里捞点啊,光进不出,这谁受得了?

你看人家刘备,少年时代去洛阳游学,同样是败家族的钱,声色犬马的,和一帮官宦子弟鬼混;但人家长了见识,攒了人脉,为日后发家成事积累了无形资本。

近点儿的,你看人家台湾的蔡衍明,同样是败家的富二代:第一次掌管企业就败了个底掉,亏了1个亿;但这次“败家”为日后崛起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最终创立了“三年二班李子明同学最喜爱的”旺旺集团。

看来,一掷千金的做法算不算“败家”,还得让结果说话。如果成功了、有了“几何数字”倍数的回报,种种的“散财”,都可以归结为“投资行为”

那么问题也来了,谁有那么好的预见性,能界定眼前的挥金如土,究竟是“为将来的投资”,还是单纯的败家呢?

俭养德,不败家

所以,与其惴惴不安地思考这个“盲盒难题”,不如把事儿做得一步到位,让后人没法败家。

这点,我们可以参考西汉时期疏广的做法:邀请乡里乡亲天天吃席,每天都好酒好肉招待着

其中心思想用一句话概括,就是:

把钱败光,让后人无钱可败!

老爷子这事做得挺“端木叔”的。

说得“高情商”点就是“另类”;说得“低情商”点,就是缺心眼。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看,人家老头心里跟明镜似的,一点都不傻——毕竟,傻的人不可能精通《论语》和《春秋》,更不可能到汉朝皇宫里,当帝王师。

告老还乡那年,皇帝念他的功劳苦劳,给了他二十斤黄金;皇太子感念老师的授业之恩,给得更多——五十两黄金。

这堆“退休金”总共七十斤,放到现在相当于1600多万块人民币,在当时更是一笔巨款。

那么疏老太傅又怎么狠下心来“败光”了,不给儿孙留一点产业呢?

《论语》当中,有这么一段话,给了他启发。

【英语】A bowl of rice was his food,and half a gourd of water was his drink. He lived down a shabby lane. Truely, hardship others would find intolerable made no difference to his cheerful demeanor. A fine man indeed was Yan Hui!

【文言文】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白话文】一筐饭,一瓢水,住在小巷中,别人无法忍受这种贫穷的忧愁,颜回却不改变他自得的快乐。真是贤德啊,颜回!

——《论语》(中英双语·诵读版)

受到到儒家思想的疏广看来,如果儿孙贤德,哪怕不富裕,也可以独善其身,自食其力,保全他们的志向和德行;如果儿孙不肖,没有太多的“糟钱”让他们去败,也可以避免他们为害乡里,为家族蒙羞。

正所谓“养儿不如父,留钱做什么;养儿胜于父,留钱干什么”。

当然,在房价、物价高腾的当下,儿女买房结婚,难免需要父母留钱资助。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家境如何,身为受益者的我们,都不能忽视钱财的来之不易;对于“孝”和“俭”这两项传统美德,应当时刻铭记在心。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ylbg/30785.html

上一篇:马苏孔令辉,马苏的故事

下一篇:天蝎男对待婚外情人,天蝎座热情之外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