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君豪微博,反派谢君豪

正在上映的《拆弹专家2》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除了刘德华饰演“善恶”一角的《拆弹部队》让人印象深刻之外,谢君豪饰演的反派马世军也成为一抹亮色,这让很多带着“…

正在上映的《拆弹专家2》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除了刘德华饰演“善恶”一角的《拆弹部队》让人印象深刻之外,谢君豪饰演的反派马世军也成为一抹亮色,这让很多带着“双刘”阵容去看电影的网友大呼演技精湛。

在电影中,超级反派马世军以白发出道。——,一个二年级发色的极端分子,站在人群中间没有太多表情,但气场强大,没有违和感。

“马世军”

前几天,谢君豪接受了《一线》的专访,谈到了打马世军。他说他避免把他演成一个化了脸的坏人。“我没有把他演成魔鬼,而是演成一个有崇高信仰的人。”

大桥最后爆破的场景非常震撼。以生死的速度,刘德华和谢君豪对视的那一幕充满了情感。但事实上,谢君豪说他是在一个调教室里独自表演这部剧的。“当时特效还没做出来,好像一个人演了几千个部队。”

电影中男主角的平均年龄都在50岁以上,但“爷爷级”演员田团却被很多网友称为颜值亮眼,白发谢君豪被赞一如既往的帅气。当被问及自律是否是为了全年工作时,谢君豪断然否认他给出的理由非常真实。“这是为了好玩,不要总想着多挣点工资。你挣了很多工资,但你的整个生活都处于糟糕的状态。有什么意义?金钱没有精神享受。”

谢君豪早年击败张国荣夺得金马影帝,拥有绝对实力,但常年保持低调,似乎缺少爆发的机会。如今,随着《拆弹专家2》的热播,关注度终于被吸引,有人觉得“这个刘德华赞不绝口的剧骨真低调”。但谢君豪其实并不认同“人才不相识”的说法。“我搞砸了,我赢了金马影帝。我说自己有才,太离谱了,观众会黑死你的。”

“马世军是很单纯的坏蛋,拒绝演成脸谱化”

《一线》:接管“马世军”的过程是怎样的?

谢君豪:一开始他们来找我,我问他们是什么角色。导演说:“很简单”。我又问:“是拆弹吗?还是放炸弹?”他说:“轰炸不关你的事,随它去吧。”我说,哦,那个恶棍,对吧?我刚开始了解这个角色。

《一线》:你怎么理解他的“疯狂”?你能认同他愤怒厌世的心情吗?

谢君豪:马世军一定是个坏人。但是很简单,很执着的反派。我能理解他疯狂行为背后的动机,但我不同意他的绝对做法。你厌世,但你不能伤害别人或社会。这是我的底线。

但是我不能抱着批判的态度去玩。我必须深入他,找出他行为背后的原因,否则我会扮演一个脸谱化的坏人。剧本里有很多关于他的情节,有些是表面的情绪和行为。如果只是按照剧本思路走,会很乱。比如他做了十件坏事,每一件都不一样。他一会儿阴险,一会儿凶狠,一会儿凶狠。那是不对的。

我们必须准确地找到人物的核心和他生命的最高价值。对话“我在努力拯救世界”——可以合理化他的行为。

《一线》:确实,他在电影中一直强调“复活”。

谢君豪:他想从头再来。他不认为这是错的。他有自己的逻辑。他是一个极端的理想主义者和完美主义者。发展到极端行为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你稍微承认错误,你可以改正,但他认为没关系。结束了。这个人很难回头。很难过。注定是悲剧。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但他不能去想。这导致了绝对疯狂的行为。

但是有一点,我们千万不要把他当成魔鬼,而是当成一个有着崇高信仰的人。虽然他的行为是毁灭性的。

《一线》:邱礼涛导演在讲解角色时是怎么和你沟通的?

谢君豪:我只和他讨论过一次。他很少长篇大论。他是一名活动家。他可以说一些关键词给你玩。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方式,让我联想一下。比如“极端”、“理想主义”、“完美主义”。然后简单介绍一下他什么时候做什么。至于我怎么处理,都是我的事。

他给了演员们很大的发挥空间,这样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但他心里有底。最后的展示是由每个人创造的。

《一线》:台词中有没有自由发挥和再创作的部分?

谢君豪:基本上是按照剧本来的。电影剧本的要求非常简洁准确。这不是一部面向生活的喜剧。可以启发一下。当然也有一些小的调整,可以让你的台词说得更流畅。这些都是小事。剧本写得很好。如果按照剧本走,人物会很丰富。

“炸桥戏是在会议室拍的,一个人靠想象演出千军万马”

《一线》:我们很好奇。他后悔在最后一刻从断桥上掉下来吗?还觉得不满足?

谢君豪:我无法解释,但我知道。如果我告诉别人这部作品的最终意义是什么,就会限制这部作品和人物的人生成长。我们创作他,但观众看了之后有不同的理解、批评和联想,反过来又会不断丰富人物。所以我不能说,你自己感受到了。

gc-image/e920f6e145f8499598936d41929aaf53?from=pc" >

《一线》:影片最后的爆破戏大场面,拍摄过程是怎样的?

谢君豪:这场戏是拍断桥。但我不在断桥边上拍,是分开拍的。我拍那场戏时比较舒服。我是在控制室里,做各种反应。

但是有一点,我在会议室里不知道这场戏具体场面是什么、炸到什么程度。当时都还没有拍,只能说给你听,你在里面做反应。就是一个人演,把千军万马都演出来。还告诉你,“现在你的车已经垂直了”、“你看前面,华仔就在前面”。我也没开地铁,规则是很严的。

《一线》:都是搭出来的景?

谢君豪:实际上没开地铁。因为一旦进到地铁,一定有工作人员和你在一起。有些东西绝对不能碰,这个很严格,上面很多电缆。手千万不能往上抬,要不电死你。

一些景需要进去拍,不过那场戏是搭出来的。因为演撞车的时候,震动了你要搭一下吧。不然地铁真的震动,你要弄死人家了,以后不要演戏了。

按照剧情,地铁飞出去、整个桥被炸断了,还要往前俯,不光你自己作反应,你的车、控制室也得动。所以就是自己做的一个控制室,会震动,本身就会晃的。在真的控制室干不了这个事,这是很有趣的。

我特别想说邱导,拍戏又快又准,特别厉害、纯熟。我们走进地铁,拍把炸弹运出去那场戏,是真的在地铁里拍的,只能晚上1点拍到4点。每天半夜在地铁里拍,包括地铁外警察包围。他在这方面特别牛。

《一线》:《拆弹专家2》成为2020年度口碑电影,有预料到这么火吗?

谢君豪:不敢预料,但是非常期待。感谢观众那么支持,几天就几个亿了已经。每天都在上去,感觉挺好玩的。人家告诉我,5亿了,我说,“啊,5亿了,我去发个微博”.

《一线》:如果有第三部会愿意演吗?下次想拆弹还是装炸弹?

谢君豪:有好戏怎么不愿意?一定愿意。至于演哪个,无所谓的,对人物动心就能演。如果不动心,你放什么弹,拆什么弹,都没意思。本人对角色动心,观众才会动心。你演得不动心,不管你演好人还是坏人,都没意义。但是我相信第三部肯定动心,因为这个团队实在太好,太有默契。创作氛围太好。

“被夸帅很高兴,保养好是为开心不是为了挣片酬”

《一线》:白发造型是怎么定下来的?

谢君豪:最初没有固定想法,只想做一个和以往完全不同的,这是肯定的。本来想接头发,后来觉得不理想,就染了吧。染黄的?好像不太对。蓝的、红的也不行,干脆就弄个白的,慢慢这样碰撞出的。

过程中,足足漂了5次,漂了一整天,弄到晚上,人家都关门才漂完。而且很危险,特别伤头发,很容易断发。不过效果非常好,染完头发,西装给我一穿,就完全是这个人了,我马上进入人物。

《一线》:第一眼看到白发的自己是什么感觉?

谢君豪:很喜欢。特别好看,感觉就是这个人物。自我感觉非常好。

《一线》:网友封你为“白发魔男”,还有的说,“一身白的马世军是全片最黑化的人”。

谢君豪:网友都很可爱。不过包括导演,我估计谁都没有这个想法。这都是网友看完给的定义,过程特别有趣。没想过是这样的,“白发魔男”这个名字非常好,很符合角色。观众觉得我白发不违和,他们能接受就很好,感谢观众。

至于为什么要一身白,我确实也没问过这个问题。但说起来也是,不光外表好看,简单也是一方面。因为马世军这个人物特别单纯,他自认特别。所以,也算是一种透视吧。内心越黑化,外表越白。这个黑白不是非黑即白,一念之差,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有黑有白。黑白共同存在,光明与黑暗同时存在于人的内心。

《一线》:网友都夸“白毛谢君豪”太帅了,对此会怎么回应?

谢君豪:嗯,白毛特别帅,我听过。肯定高兴啊,谁被夸帅会不高兴?我欣然接受,感谢观众。

《一线》:大家都很好奇,这部戏男演员平均年龄50岁,为什么在这个年纪还能保持这样好的身材,几十年如一日的自律的背后是什么在支撑?

谢君豪:这个要夸夸对手。华仔在这个方面真做得很好,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健身、动作、表演、唱歌,没有落下一天。每一样都专业,每一样都厉害。而且他个人非常自律,这种精神值得很多人学习,我真挺佩服的。他在现场也特别照顾人。

《一线》:你是怎么保持的?

谢君豪: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年纪,但不怎么在意,这也是保持青春很重要的一点。是旁人告诉我的。他们总对我说,“老师你好,我看着你的戏长大的。”其实我压根儿没有“老师”这个想法,顶多是演得多一些。当说这句话的人越来越多,你就开始意识到,“哦,原来是这样的”、“我已经成前辈了 ”。我没想这些可我已经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了(笑)。

另外就是要做运动,不管有氧还是负重,保持紧实。这方面华仔是专家,饮食上我肯定没他保持得好,他可真的清淡啊。我还算可以。

《一线》:背后支撑你的动力是什么,为了保持好状态接更多戏吗?

谢君豪:主要是健康。状态好,心情就好。就算没什么戏,状态保持好,也会开朗。你别老想着,我一定要做这个事,对我有什么好处。这个好处就是你要快乐,这是无价的。

不是多挣片酬,别老想这个事。虽然可能是会有影响,人家看你状态好会找你,也说不定。但你别想这个,人家爱找就找,爱不找就不找,这个你控制不了。你能控制的就是自己开不开心,有没有朝气,人生态度积不积极。你赚很多片酬,但整个人生命状态很垮,那有什么意思?有钱都没有精神去享受。

另外有一点,我最近体会到的,学习很重要,要永远保持一个学习状态,广泛找兴趣。不光老是工作演戏,很简单的就是做运动。我现在还上网课,慢慢的感觉自己有进步,也是保持青春的好方法。

“和华仔搭戏很少交流,都在等待惊喜发生”

《一线》:电影中和华仔有大量对手戏,有互相帮到对方吗?

谢君豪:确实挺好的。合作非常愉快,但我和华仔也是,基本没什么讨论。因为导演和我聊天那天,他也在。彼此都知道对方人物的基调。观众可能以为,我们要经过一些理性的讨论,比如我怎么演怎么走,很具体的细节都提前说出来。但我不太喜欢这样,觉得一板一眼的,我们更多是在人物状态里互相碰撞。这才好玩。

《一线》:这样的合作是否挑战相对更大?

谢君豪:基于几个条件。第一,必须相信。我很相信他,他也相信我,才能这样做。第二,我们都得在角色状态里才能碰撞。否则那叫碰钉子,不叫碰撞。我们更不会过多讨论,讨论半天没行动。演员不是学者,不是写文章做分析。更像是演奏的乐器,只是身体是乐器。自己去表演,当然也有理性的成分,但最后的碰撞是改变,这才是可贵之处。

如果一二三四结果全讨论完,那演出时只是潜意识重复讨论结果,没有在当时当刻、等待意想不到的惊喜在你生命里发生。尤其拍电影,就是寻找这种千载难逢的一瞬间。不是每一次都能寻找到,其实很难,但我们都在状态里,随时等待那一刻来临,等待奇迹出现。

《一线》:这次拍摄过程中,出现这样的瞬间多吗?

谢君豪:有时出现不了,这是肯定的。如果每次都有,你就很厉害了。但我们随时都在把握这个状态。

《一线》:仨影帝的阵容,最初听到有没有很兴奋?

谢君豪:相当兴奋,有刘青云还有华哥,另外还有姜皓文这些实力派。哇,很高兴。

《一线》:华仔在采访时,夸你演得非常好,那种控诉、演讲的表演其他人可能演不出这样。

谢君豪:谢谢他夸奖。这部戏他是监制,而且戏份特别重,特别辛苦。他对这个人物把握特别稳、特别准,而且他守得住,这个很厉害。大家都很佩服他,哪些动作要演、要跑,还有假肢,很多动作都是自己上。人物的情感各方面戏份也那么重。我觉得他把人物的生命演出来了。

《一线》:很多网友说,潘乘风和马世军的cp情非常好磕。比如“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你是来改变世界,改变世界”这些台词都令人印象深刻,怎么看待电影中这俩人的关系?

谢君豪:其实对我来说,不怎么浓郁。因为小时候我们没演。我就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只是很正常地演。

我最大的依据是,马世军重视他的理念,他要改变世界,这是他的理想、抱负。等于是两个合伙人有一个共同信念,完成他们认为的理想,疯狂的、入魔的理想。我认为,这个理想本身对马世军更重要。

《一线》:按照这个逻辑,马世军怎么看待潘乘风的“背叛”?

谢君豪:他肯定难过。本来是合伙人,共同完成理想,忽然一个相当于“退股”了,他一个人撑着,普通人也肯定会感觉被背叛。但更难过的是:你为什么背叛你的理想?所以更重要的是,理想本身。因为这是他自认比生命更重要的事。这是我的看法。

从小的去看,他对潘乘风也会有依赖。但从大的看,就是背叛理想,也背叛我。“我”在后,“理想”在前。当然,观众有他们的无穷想象、独特理解,把这些东西丰富起来。

《一线》:也有网友觉得马世军很虐,似乎对潘乘风一直是单向,比如绑炸弹还想让他记住自己。

谢君豪:这个人就是很固执、很单纯,虐死别人也虐死自己。他这种人放不开啊。不过我没有深究,你怎么理解都行。我的理解就是, 他想和你玩一下。

“拿过影帝还抱怨怀才不遇,太不像话!”

《一线》:过去演过好人,也演过坏人,但不管哪类角色观众都非常认可那你的演技。塑造不同类型角色最重要的方法是什么?内地很多新人演技很一般,会怎么支招他们?谢君豪:真不敢当。每个人的演技都有自己的方法。我的方法是,不管演什么角色,最主要是“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特点是重要的。一千个演员演同一个角色有一千个样子。如果都是一个样子,那为什么要一千个演员,一个演员不就行了?

而且,也不能因为大众喜欢你怎样,你根本不适合,却非得往那边靠。你就把自己迷失了。一定要找到自己,建立自己的审美。这个审美是千奇百怪的,人世间应该有千万种美。如果所有的美只有一种,那不是太乏味了?每个演员都有个人特点,人生观、生活阅历会造就出独特的演员。

《一线》:你很早就来内地发展,演过很多电视剧、网剧,但不少作品评价一般,也有人说香港演员喜欢在烂作品里锻炼演技,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谢君豪:全世界的演员都不希望烂作品,谁都希望是好作品。不管怎样品质的作品,如果参与其中就要演好。如果人物不让你心动,就想办法令他心动。这是很现实的。除非你不接,要不然就不接。一旦接下,就要想方设法让自己投入进去。心不动就再看下剧本,找到了,能心动了,才和人家说“接吧”。

《一线》:作品播出后反响很不好,甚至挨批评,会感到难受吗?

谢君豪:我没看见太大的批评。有一些挺搞笑的,他们很投入看戏,比如说我演谁的爸爸,就真把我当成他们的爸爸,特别搞笑。我有时演一个反派,他们又说,“那个反派那么坏啊,害我的偶像”。说真的,没有对我太有负面批评、攻击,我感觉都挺好玩的。

不管参与什么戏,我都尽可能在有限条件下,把自己无限发挥,我要这个人物是完整、饱满的。我的信念是这样,毕竟有时朋友让你客串一下,确实没那么多发挥。怎么可能每个戏都有那么多发挥?不可能的,尤其帮朋友串戏的时候。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把人物丰富、立体、合理起来。不能随便发言,绝对不行。

《一线》:所以你演过很多口碑一般的作品,是为了帮朋友?

谢君豪:有一些是。

《一线》:一直是演技优秀的演员,也拿过金马奖,但多年来似乎从不营销自己的这个成绩,感觉非常低调。

谢君豪:对,我这个人比较低调,你们可以给我营销吧。(笑)我乐见其成,我不主动,也不反对。其实我没有很低调的,也没有特别高调,我都顺其自然。

《一线》:多年来或许缺少一个大爆的机会,会不会觉得自己被埋没、怀才不遇?

谢君豪:没有,我曾经大爆过,而且一直在爆,哈哈。但说实话,一生能找到一些重要的角色,哪怕一个能代表你的角色已经很难得。我总说,你不能抱怨,所有人都不能抱怨。我拿了影帝,有那么多作品,当然有一些是普通点的,但也有一些是可以的。很多人一生都拿不到这个奖项,我居然第一次拍电影就拿到了。那其实已经是非常非常好运。

所以不可能“怀才不遇”。如果连这样都这么说,太负面了。人家奖早就给你了,你还嫌弃说“我拿了金马奖,我是影帝,对不起,我感觉我怀才不遇”。这说得通吗?你说出来,观众砍死你,太不像话了。我如果这么想问题,我是一个太不像话的人。

《一线》:不少粉丝把你评价为“香港舞台剧一哥”,认同这种评价吗?

谢君豪:我是舞台剧出身,每年都起码演一部舞台剧。基本上拍戏和舞台剧并行,年年如此。

他们的夸奖我很感谢,但我没想过。舞台剧也是高手如云,每年都有不同的好作品出来。我总说,我们都是台上人,台上人有台上人的想法。彼此都有一种自豪感,就是每个晚上,我们实打实地在看观众。还有社会认同,就像回家一样的。

《一线》:舞台剧收入是否比拍戏会少,是什么支撑你坚持在舞台上?

谢君豪:别用“坚持”这两个字,听上去好像很辛苦。“坚持得不行了,我得挺住……”我不是这样,我是享受。我没有痛苦地坚持。我享受过程。收入肯定少一点,但是还行,OK的。所以我鼓励演员,如果有机会,在影视和舞台上都最好参与。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ylbg/16764.html

上一篇:温峥嵘老公,43岁烂片女王温峥嵘瘦脱相

下一篇:李小璐照片,李小璐晒出母女写真照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