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少女时代男主是谁,做女士内衣的男人

走进广东汕头西北部的几个小镇,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三五层小楼,高档私家车源源不断。有一排排的小建筑,卷首的招牌连接在一起。它们似乎有一个统一的格式。主体部分…

走进广东汕头西北部的几个小镇,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三五层小楼,高档私家车源源不断。有一排排的小建筑,卷首的招牌连接在一起。它们似乎有一个统一的格式。主体部分为“XX内衣厂”,小字标注“各种款式内衣生产”。联系电话和传真留在尾部,大部分是红色背景上的金色字母。大大小小的招牌背后,有近万家内衣店,每年生产内衣3亿多件,满足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内衣需求。

素有“内衣之乡”之称,上世纪80年代兴起了以古饶镇、陈店镇、梁颖镇为核心的内衣产业带。内衣是小镇繁荣的支柱,也是两代汕头人的四十年。

在这个内衣厂的小镇上,有一群最了解女性文胸的男人。

肖宏恒是陈店镇人,多年来深耕内衣行业。

他正忙于在下一个施工季节推出新产品。他非常了解近年来流行的风格。“无论款式如何变化,肤色和黑色永远是文胸的流行色,今年的款式绝对不缺这两种颜色。”

萧鸿恒在工厂。

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肖宏恒至今还记得,40年前,汕头还是一个用窝棚搭建起来的小渔村。站在他家门口,他向外望去,四周是贫瘠的海滩和贫瘠的沙丘。

萧劳工作的国有锻压机床厂是该地区为数不多的红砖建筑之一。

因为技术过硬,萧劳很小的时候就当上了技术主管,一个月能拿到17块。当时他是当地收入不低的“铁饭碗”。然而,面对一个大家庭,这样的工资仍然是沧海一粟,所以他下班后不得不在一家外资内衣厂修理机器,以赚取外快。

萧宏恒回忆往事,感慨道:“现在的人都觉得‘996’很累。那时候爸爸是‘六晚两夜’,早上六点起床,凌晨两点回家。”

在贫瘠的土地上,人们的耳朵都是直立的。工作时,萧劳总是密切关注车间里的谈话。随着工厂里需要维修的机器越来越多,他很快明白“做内衣”是一块比维修大得多的蛋糕。

做生意似乎是查普曼骨子里的本能。萧劳毫不犹豫地辞去了国营工厂的工作,拿走了亲戚朋友收的1000多元钱,低价带回了十几台过时的缝纫机。十几个要靠他养活的人成了小作坊的工人。

老式缝纫机都是用人手踩的。为了增加产量,萧劳考虑佩戴小型发动机。肖宏恒回忆说,小马达很吵,但妈妈的声音更大。每天放学后,他妈妈都会叫他去工厂帮忙。只有当他完成工作时,他才得到零花钱。

当时家里只要有工厂,像萧鸿恒这么大的孩子都是“以厂为家”。翁洪东,也是80后,比肖洪恒小几岁,也是“二代工厂”。他的童年基本上是在车间里度过的。

“小时候放学回来,写完作业还要去车间剪线头包衣服。有时候工厂接到大订单,人力不足。我们兄弟姐妹整晚都需要去车间抓货。订单完成后,爸爸会煮一大锅鱼粥,招待工厂里的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一起吃饭的气氛很热烈。”

正如翁洪东所说,上个世纪千年之前,当地产业带经历了黄金发展期。汕头内衣市场基本都在海外,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像雪花一样飞来飞去,工厂里的机器等不及24小时运转,萧劳也从早到晚到处接单,就像汕头人常说的那句话:“宁可睡地板,也不做老板!”

在那个年代,15元的内衣至少可以卖到22元带外文标志的。

叫“隆兴源”,有的叫“发英”,有的叫“永昌”……然而,危机来得总是措手不及。如日中天的生意遮蔽了模式的弊端,直到九十年代末的“亚洲金融风暴”让一切初露端倪。

“那个时候接单都是‘傻瓜式’的,洋行把单子给我们,我们就像抓药一样按照他的要求去采购、生产,其他的一概不知,连货款都是几个月后才结算。”肖宏珩回忆。

“九七年,我们等了半年,货款没了,全没了。”肖宏珩说。

那一年,老肖发往俄罗斯的货,还没出新疆口岸就被退回,堆满了几个库房,洋行连夜跑路,连定金都没要;热闹了几年的工厂忽然停工,来讨薪水的工人们只能拍两下老厂长的肩膀,摇头离开;原材料供应商几乎每天都要到家里喝茶。积压的存货堆满了几个仓库,“当时的订单主要来自欧美,罩杯大得可以当帽子,根本没有地方处理。“

“当时连我的学费家里都掏不出来。”彼时,十几岁的肖宏珩正在读高中,夜里下了晚课回家,总能看到父亲坐着发呆,面前一地烟头,有时指间的烟蒂烧穿了也没有觉察。

肖宏珩与父亲

与肖家工厂隔了几条街,翁宏东的父辈以保暖内衣生意起家,市场集中于国内,但当年的境况也没有好多少。

当年,翁宏东的父亲靠着做保暖衣贴牌加工,赚到了第一桶金,但是与海外订单如出一辙的结算方式,也让他们在翻腾的经济海洋里,分外飘摇。

世纪之交,“贴牌”、“代加工”就像一把刀,时刻架在当地内衣工厂老板们的脖子上。

2006年,翁宏东大学毕业,在深圳海关工作一年后,不甘平淡的血液让他决定回家经商。

起初,父亲只是让他在厂里帮忙,负责一些琐事。当年,国内的电商和快递业方兴未艾,习惯于接大订单的商家们不愿意针对个人买家“一件代发”,“一个款式只生产3000件不可能的“,有时下游商家少量拿货,只能放到客运大巴上,让大巴司机代为转送。

彼时,“寄小货”是翁宏东的工作之一,偶尔遇到深圳的商家,他会自己开车送去,顺便见一见老同事。

后来,大型仓库等电商物流基础设施开始落地深圳等地,翁宏东经过几人高的仓库基地,都会被顶上印着的京东吉祥物“小白狗”吸引,看着仓库进进出出的人流和车流,好像看到了新的风景。

外单、代工的不稳定,当地商家开始尝试发展自己经商渠道,也就是当时,品牌意识开始在他们的心中萌芽。

2000年左右,从一家广告公司跳槽出来的林坚洪加入了当地一家内衣厂,推出了“怡兰芬“这个品牌。2003年,怡兰芬统一了品牌形象,开始发展线下经销商。

刚开始时,对于销售渠道的管理颇为粗放。“反正大家都是从工厂统一价格拿货,至于消费者最终多少钱买到我们不管的。“经过两三年的发展,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开始出现。

“最大的危险就是回款方式,当时流行先拿货后付款,一个经销商只要付10万元的定金就可以拿走100多万的货,如果市场有变化经销商卖不出去,就会出现回款难、坏账、死账甚至经销商跑路的情况。“

最严重的时候,怡兰芬的一家经销商店面一夜关门、卷款而逃,大概有几百万的损失。

电商渠道的兴起,让他们看到了另一种经营方式。

2008年前后,只要十几件货品的商家越来越多,翁宏东从旁打听,得知他们是把东西放到网上卖,利润要比工厂高得多。

于是,他也开始了在电商行业的第一次试水。

一开始,乘着行业红利期,只是手机拍摄的粗糙照片就换来了十分可观的收益,但仅仅一个冬天过后,便迎来了搅局者。

保暖产品的热销时间一年只有3个月,随着商家不断涌入,运营工厂的风险不断攀升。

另一方面,行业内的几个大品牌通过压缩原料成本,将原本几十元的产品压到十几元。翁家的工厂一直坚持品质为先,在那场毫无底线的“价格战”中,溃不成军。

一番真刀真枪的厮杀过后,翁宏东决定调转船头,把目光投向还处于“蓝海市场”的家居服行业。

一切从头开始,他深知“欲学制衣,先学手工”,因而隐去过去经历,到当地的一家家居服加工厂做工。一夜之间,从“厂二代”变成了“学徒工”。

整整两年,家居服工厂里几乎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会为学会缝衣领欢天喜地,在领导批评时又虚心低头的年轻人,也是一家工厂的掌舵者。

翁宏东的工厂

2010年,翁宏东学成归来,创办了港龙制衣有限公司,再次启程。

然而,仅仅过了2年,不光是日新月异的电商,就连内衣生意本身,也让他感到十分陌生。朋友告诉他,单打独斗的“工厂时代”早已不再吃香,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格外注重品牌。

就在翁宏东学艺的2年间,镇上的商家都在危机中尝尽冷暖,同样一个工厂生产内衣,明明用料扎实、质量过关,却从未见过自己经手的内衣被挂在店里的样子,也不知它们被标上了如何惊人的价码;而一旦市场行业不好,这种工厂却面临货品积压、钱款难收的困境。

想要建立品牌,首先要了解市场。作为镇上的老前辈,沉浮二十年的老肖开始带着儿子肖宏珩全中国跑,两个大男人一头扎进各大商场,围着内衣专柜打转,暗中观察客人喜欢哪种款式,又硬着头皮买回各式各样的内衣拆解、研究,渐渐摸索出自己的品牌——妮姬塔。

较早开始品牌转型的商家林坚洪,带领着自己的内衣品牌“怡兰芬”再次走上了另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

早在做外单生意时,林坚洪就发现国外的高中女生都有自己属意的内衣品牌,反观国内的大品牌,大多把“少女内衣”作为其中一支极其微小的产品线。

发现了细分市场后的空白,林坚洪开始了近乎革命式的“少女内衣”道路。

林坚洪的工厂

为了让消费者选择好更合身的衣服,林坚洪就与距离工厂不远的一家中学建立合作,在学生自愿以及严格保证隐私的前提下,组织在校女生一年两次到工厂试穿内衣,记录各项数据。

然而当他开始进入电商行业,地区性市场调查并不具备普遍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南方卖得不错的产品,发往北方却收到诸多差评。

一筹莫展之际,京东负责商家运营的小刘先一步与他取得联系,发来一份京东秒杀的数据,不仅有尺码信息汇总,还有与之匹配的销售状况。

庞大的数据库让林坚洪颇为惊喜,又有些无从下手,有时与小二一聊起来就忘了时间。

去年,他的厂里进了几批新布料,厂里的老工人也没见过。“这个叫德绒,保暖的”。

“当时是因为京东秒杀的数据显示‘德绒’这个关键词的搜索指数非常高,所以我们才会去考虑做保暖套装。”林坚洪回忆道。

他把自己的土方子与专家制定的统计方法相结合,许多年过去,他所积累的数据,已经成了一些学者研究中国女性体型变化、内衣演变的重要参照。

怡兰芬店铺的品类越来越丰富,尺码表也成了业内效仿的对象,有的小商家甚至会照搬他的标准。

“尺码表固定了,材料细分了,消费者心中也有谱了,帮助消费者解决了这个疑虑,她们就会变成回头客。”林坚洪说。

“从京东数据库显示的复购率来看,一般一位顾客一旦购买了我们第一阶段的背心,之后四五年的发育期都会消费我们的牌子。”

今年,他的女儿7周岁了,已经穿上父亲研发的背心,“未来十年,她都会穿怡兰芬”,说到这里,始终理性的林坚洪流露出一丝骄傲和自信。

潮汕人很喜欢唱一首老歌“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捕鱼的人,有钱赚的地方,就有潮汕商人。林坚洪算是第一批,几年后,电商迅速渗入汕头,镇上的商户被它改变,也被迫成长。

2013年,翁宏东重整旗鼓,在家居服公司的基础上,创立“千年马”品牌,上线互联网。

像大多数初入局的汕头商家一样,他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运营困局。当电商店铺进入高度专业化阶段,小镇作为传统生产基地,互联网人才的短板便充分暴露。

那个时候,拙劣的摄影技术和兼职的模特被赶鸭子上架,一些业内人士点开这些店铺看一眼就会不屑地冒出一句:肯定是汕头的牌子。

翁宏东开始组建专业团队,“以前一年的拍摄费用大约几万块,现在要一百多万。”

翁宏东的工厂

2016年,由于各方面捉襟见肘,他不得不剑走偏锋,押注“中老年家居服”领域,却有了意外的收获。短短3年,“千年马”便牢牢抓住了数字化时代的缆绳,2016年一年的营收达到2000万。

然而,2017年的又一场价格战,让他再次想起了2008年的惨败。无论是家居服还是保暖内衣,在品质方面有所求,让他在低端市场十分窘迫,也坚定了专注京东的决心。

明明有与国外同步生产技术、有熟练操作的工人、聚集了所有产品原材料的原产地、资本充足,却不知道市场在流行什么,不得不跟不断冒出来的“仿版”打价格战,利润不断被压缩;产品创新、渠道升级、创立品牌,成为他们转型升级的唯一选择。

翁宏东与儿子

虽然有挫折,但在电商这个战场,新的机会不断涌现。

2018年,在浪潮中,肖宏珩开始专注于电商。放弃了之前受制于他人的“操盘代运营”,亲力亲为,加上了对接妮姬塔的京东内衣运营人员小刘的微信。

彼时,肖宏珩还是一个门外汉,小刘将他拉进一个商家群,群里有五花八门的京东活动,只要达到了准入门槛,就可以得到资源的倾斜。

而对于一个电商商家来说,最重要的资源就是流量。小刘建议他参与京东秒杀的活动,肖宏珩一头雾水,活动提报几乎都是交由小刘代劳。

看着京东物流小哥一趟趟从自家的工厂仓库“满载而归”,肖宏珩说:“我特别感谢小刘,一个好的对接运营,超过十个职业操盘运营。”

2018年,肖宏珩关闭其他电商平台,带领妮姬塔扎根京东。“京东两个字就是品质的背书,我的产品不走低价路线,在京东我就是要做自己的品牌。”

生意最好的时候,翁宏东也曾经在多个电商平台开店,但“当时思想保守、人才也有限”,京东上的店铺几乎没有怎么打理。在2020年11月,京东服饰、JDL京东物流与汕头当地茂兴电商内衣产业园签署合作协议,宣布共建“京东经济仓”,支持京东平台商家就近入仓,他觉得机会来了。

网购经验丰富的翁宏东,对京东物流的速度和效率颇为赞赏。“我也是一个消费者,在客户体验这方面京东优于其他平台。”在线下渠道打通后,怎么让停滞的店铺运营焕发升级,对接翁宏东的京东运营人员也在思考。

“商品固然好,但应该让更多消费者认识到。”抱着这样的想法,京东运营人员为翁宏东推荐了“京东秒杀”。位于京东APP的首页,京东秒杀以有“流量黄金场”名声在外,一旦出现在京东秒杀,则意味着商品一下走到了舞台中心的聚光灯下。

其中,“每日特价”等频道专项支持产业带商家。尤其对于拥有工厂、期望转型、商品性价比高的工厂,京东秒杀联合平台资源从大数据、产品设计、创新营销以及物流服务给全链路支持。

京东秒杀产业带运营人员昕昕提到,根据商家不同特点,京东秒杀也会进行个性化调整。“例如,为了保证产品的丰富性,以前我们要求商家在特价秒杀频道每天提报的商品种类必须超过5个。但是汕头内衣产业带就比较特殊,有的厂家生产的品类确实比较少,我们会在提报功能上进行个性化设置,以‘开绿灯’的形式让他们享受到更多资源。”

参与到了京东秒杀的资源后,千年马的销售额增长迅猛。浏览量、下单量、咨询量……“尝试之后,京东平台的发展潜力大大的超过我自己的预期,我决定把京东店铺作为今年重点经营项目来做,开始招兵买马。”

2021年前两个月活动期间,千年马成交额同比增长了几十倍。与工人一起熬夜打包,看着京东物流运送员取货后,仓库的货位逐渐空旷出来,翁宏东小时候在工厂跟父母一起赶工的成就感又回来了。

近年来,汕头内衣产业带品牌化建设效果凸显,2021年1-2月活动期间,有近200个来自汕头内衣产业带的商家在京东成交额同比增长超100%。

一直以来,京东秒杀都通过自身营销资源扶持产业带优质商家,尤其让优质的产业带好货被更多消费者了解,以超高的性价比输送到消费者手中,让传统产业带焕发新的生机。

今年3月5日,京东“她的节”期间,肖宏珩忙到几乎住在了厂里,整个镇上的千家工厂也都卯足劲冲刺赶工,老肖看在眼里,好像回到了那个热火朝天的80年代。

肖宏珩的工厂

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0年,我国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3%,去年全年,我国大力促进科技创新,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

汕头内衣产业带发展的40年,也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和乡村振兴一步步深入的缩影。

40年岁月峥嵘,当年的小作坊经过4次搬迁,厂房越来越大,内衣的加工用上了先进的微电脑处理器,但他仍然保存着当年的十几台蝴蝶牌、华南牌老式缝纫机。

40年前的小马达至今还能正常工作,老肖快七十了,去工厂的次数一年比一年少,最大的乐子就是给这些“老伙计”抹机油。

如今,镇上的年轻人每天捧着手机做生意,很多事情他已经看不懂了,但是他相信,手机里、仓库基地大门上,还有那街头巷尾穿梭的京东“小白狗”,成了如今产业带人们的“小马达”,轰隆隆地,和大家一起奔向新世界。

图片来源:受访者、视觉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ylbg/16431.html

上一篇:肌肉男打飞机,NBA球星飞机上都如何打发时间

下一篇:华晨宇是什么星座,华晨宇、张雨剑都是水瓶座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