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第一晚不能在家住吗(出狱第一晚仅睡三四个小时)

于欢。新京报记者 戚厚磊 摄2020年11月18日上午11时30分,得知自己已被通勤释放的于欢被送到官仙高速路口,母亲、姐姐、姑姑、姑父等在那里等了很久。几个…

于欢。新京报记者 戚厚磊 摄

2020年11月18日上午11时30分,得知自己已被通勤释放的于欢被送到官仙高速路口,母亲、姐姐、姑姑、姑父等在那里等了很久。

几个小时前,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确定于欢在服刑期间能够认罪悔罪,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各项学习,完成劳动任务,受到6次表扬奖励。他决定扣除剩余刑期,提前五个多月获释。

2016年4月14日,山东冠县女企业家苏在工厂接待室被高利贷者侮辱。目睹母亲受辱的于欢,用水果刀刺伤收债人,致一死三伤。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辽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于欢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有期徒刑五年,至2021年4月14日止。

与此同时,于欢的其他家人也因犯罪服刑。于欢的父亲、母亲和姐姐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判处3至4年监禁。目前,我的母亲和姐姐已经出狱,父亲还在监狱里。

从母亲被刺身亡的那晚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当他提起诉讼时,于欢说他后悔一时冲动触犯了法律。“现在回想起来,他的行为给受害者及其家人带来了伤亡和无法挽回的痛苦。为了我妈,就求她别怪我。”

对于未来,于欢表示,目前他想先适应社会,春节后再做打算。

出狱第一个夜晚:只睡着三四个小时

11月18日中午,于欢理了发,剃了光头,洗了个澡,买了套新西装,开始了新的生活。

“现在买菜都是手机支付。”于欢想尽快熟悉环境,适应信息社会。他妈妈用的是他以前用过的电话号码,那个号码收到了很多朋友同学的短信,但是他一直没有时间回复。

这串手机号是一个和他关系很好的同学买的。于欢出事后,手机停止工作,半年后账户关闭,换了新用户。“我同学打了我的手机号,找到了新用户。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买回来的。”

回家的第一天晚上,他和妈妈姐姐聊到凌晨一点,回到卧室,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就醒了。“我每天都在想着回家,我想要的生活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就像一个美丽的梦,这是这几天最好的梦。”

媒体蜂拥而至,镜头前,大部分时间,于欢沉默寡言,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好意思拒绝。

“内向害羞,不爱说话。”苏还是最愧疚念叨的,觉得对不起儿子。因为生了第二个孩子,苏曾经把余送到农村,由姑姑余秀荣抚养11个月。把于欢接回身边后,苏忙于工厂的事情,无暇顾及家庭,照顾得很少。

当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时,被关在看守所的苏觉得自己毁了儿子一辈子。她充满了忧郁,黑发变白了。出狱后,她把白头发染成棕色,剪成短发。

苏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做小生意,卖农药和化肥,建养猪场,倾倒木材。2007年,别人做轴承,她做齿轮,建了一个小锻造厂。

作为一个当地的企业主,于佳做了几十年的生意,钱还算大方,但一家四口却挤在一个36平米的瓦房里20多年。瓦房是我父亲余在税务局的宿舍。总共有两个房间,一个给于欢和他的父母,一个给他的妹妹于乐嘉。宿舍有暖气。冬天,奶奶也和余乐嘉一起搬到了一所房子里,“只是为了省钱烧煤取暖。”

我的姐姐余抱怨说:“虽然一家人都在做生意,但我的父母在生活中非常吝啬,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刀刃上

于欢高中毕业时,苏的远大工贸陷入困境,钢材价格持续下跌,资金周转困难。她不得不到处借钱,拆东墙补西墙,还银行贷款。

苏前后向贷款人吴学展借款135万元,月息10美分。

借高利贷还不够。苏也吸引着民间资金。于欢的姐姐于乐嘉在济南经营一家正典投资公司,承接私人仓储业务。我的父亲于,作为冠县国家税务局的一名员工也参加了。

借贷困难依然带来灾难。于欢在工厂工作的第二年,2016年4月14日晚,苏在工厂接待室受到高利贷讨债人的侮辱,目睹母亲受辱的于欢用水果刀刺伤讨债人,致一死三伤。

今天,从母亲被刺身亡的那晚算起,已经过去了1678个日日夜夜。回顾过去,于欢说:“当时有些人太多了,不是每个人都那样,但是人那么多,我有点害怕。在那种情况下,我什么都分析不出来,也没有时间去判断这些事情,这让我很焦虑,我只想保护我的母亲。”

在狱中,余欢读了作家毕飞宇写的关于盲人的小说《推拿》。他对作者说的一段话印象特别深刻,用它来解释四年多前发生的一个场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盲点。正常人虽然有视力,但总有自己的局限性和看不见的东西。”

对于当年侮辱母亲的人,于欢说,他并不恨他们,只是后悔自己犯法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的冲动行为带来了伤亡,给受害者和他的家人带来了无法挽回的痛苦。

。对于我妈妈,只求她不怪我就行了。”

从无期到5年:像坐过山车起伏但有终点

11月19日早上6点,于欢一大早回到农村老家,给爷爷奶奶上坟。上完坟,他带着礼物探望村里人。一审开庭时,村民们曾写联名信,请求对于欢轻判。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一审被判无期时,于欢说自己“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他也有心理预期,“世界对我来说,全部归零。”

在看守所,存钱单的签名一直是姑姑于秀荣,一次两三百块钱。于欢知道,家里现在困难,他主动放弃上诉,拒绝在上诉书上签字,“我不想拖累家人,跟一审代理律师说,费心费力为我打官司,还不如让家人以后在外面好好生活,放弃我。”

听说于欢放弃上诉,姑姑于秀荣让律师告诉于欢,“她在看守所外面等他,你不签字,我不走。”

“那天雨夹雪,律师跟我说,你不签字,姑姑就在雨里站着,你知道你姑姑的脾气,我就签了。”于欢说。

一审判决后,于欢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认定于欢属防卫过当,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有期徒刑5年。“就是像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之后有能坐到终点的一天了。”于欢说。

“当时得知这个消息时,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我、他爸、他姐判多少年都无所谓了。”11月20日,苏银霞说。

在苏银霞源大工贸的财务室里,放着一本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所编的《记载中国法治进程之于欢案》,记录着于欢案的来龙去脉,苏银霞没事就翻翻。

有人问于欢,他的案子引起社会对正当防卫这个法律条款的讨论,问他怎么看。只有高中毕业的于欢说,他只是在二审判决后,才知道“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感受到了法治的进步,无期徒刑和五年的改变不只是字面意思,这意味着我的未来还有更多可能。”

于欢记得,2017年5月27日二审第一次开庭时,他穿着一件黑色T恤,T恤是出事前花几十块钱从网上买的,前面印着折叠的英文单词“impossible”(不可能),衣服平展开来,单词变成了“i’m possible”(我能行)。

他觉得自己这4年多,命运就跟这件T恤正反面一样,经历了一次折叠。

新京报记者 彭冲 山东冠县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xinwen/2021-10-12/3051.html

上一篇:宝骏730如何分期付款(宝骏730)

下一篇:太阳能热水器哪个牌子好(太阳能热水器什么牌子好)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