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南华大学教授护卫核工业粮食安全)

铀矿冶是生产“核食品”的关键核心技术。我国铀储量大,但品位低,多为中小型矿床。如何实现低品位铀资源高效绿色开发,保障“核食品”安全?这是南华大学教授丁德新经…

铀矿冶是生产“核食品”的关键核心技术。我国铀储量大,但品位低,多为中小型矿床。如何实现低品位铀资源高效绿色开发,保障“核食品”安全?这是南华大学教授丁德新经常思考的问题。

在南华大学的校园里,踉踉跄跄的丁德新歪着身子走路。当有人需要帮助时,他会挥手说:“谢谢,不,我可以。”他患有强直性脊柱炎,2008年做过双髋关节置换手术,2015年突发中风,左侧肢体活动受限。

多年来,他以顽强的意志力与病魔作斗争,坚持回到教学科研一线。他认为,要确保“核食品”安全,关键是要以“做强核工业报国”的雄心壮志,培养一代又一代铀矿冶专业人才。

9月8日,丁德新荣获2021年度“湖南省教书育人楷模”荣誉。

35年护卫核工业“粮食安全”,参与健全高校人才培养体系

1984年,丁德新从中南矿冶学院(后为中南工业大学,现为中南大学)毕业,来到长沙矿业研究院。1986年,丁德新加入衡阳工学院,参与采矿工程(铀矿冶)专业的筹建工作35年。

南华大学资源环境与安全工程学院院长李广跃是丁德新的第一个学生。在他眼里,丁德新很有见识,很随和,学生都喜欢问他问题。李广跃回忆说,老师们经常晚上去宿舍和同学聊天,帮助他们解决课业困难。他一来,同学们就用课本和材料把他团团围住。“虽然他不教高等数学和英语,但并不妨碍大家向他请教。”

20世纪90年代,核工业经历了一个深化改革的过程,与之紧密相连的一些高校因此受到冲击,核人才培养陷入低迷。丁德新认为,“即使这个专业不做,铀矿冶的科研也不能少。”因此,我决定出国留学,带回先进的浸铀技术。

1997年,学成归来的丁德新扎根南华大学。在他的参与下,大学建立了完整的铀矿冶学士、硕士、博士、博士后培养体系。35年来,先后建成“铀矿冶生物技术国防重点学科实验室”、“铀矿冶生物技术国防科技创新团队”、采矿工程(铀矿冶)博士点、博士后科研流动站,攻克了“难选矿石中有用金属矿物微波强制解离技术”等一批关键技术。

丁德新荣获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全国优秀教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湖南省名师、湖南省首届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等荣誉称号。并获得国防科学技术奖、湖南省技术发明奖、湖南省科学技术进步奖等多项奖励。

与多种病痛抗争,坚守教研岗位

丁德新拄着拐杖支支吾吾。走路时,她向右倾斜,重心在右边,左手下垂,右手上下摆动。据了解,他完成400米的路程需要40分钟。63岁的他,与病魔抗争了40多年。

1977年,丁德新患了强直性脊柱炎。为了防止病情恶化,他自己做了健身器材,每天坚持锻炼。2008年,由于脊柱持续向下弯曲,身体严重驼背,需要进行双髋关节置换。术后三天,丁德新疼痛缓解后开始工作。在此期间,她在床上修改和指导学生的研究计划、测试报告和论文。

2015年的一天,丁德新约了几个博士生修改论文。这一天感觉身体不舒服,晚上左身体也动不了。经医院检查,病人被诊断为中风

每年新生入学时,丁德新都会鼓励学生加入“加强核服务国家”的行列,实现自己的价值。丁德新说,“铀矿冶的经济效益低。没有忠诚奉献的精神,很难坚守铀矿冶一线。”

他认为,要确保“核食品”安全,关键是要以“做强核工业报国”的雄心壮志,培养一代又一代铀矿冶专业人才。

2008年毕业后,研究生陈美芳不顾家人的安排和反对,到新疆CNNC天山铀业有限公司工作了13年。在她的影响下,广州男友也加入了天山铀业。今年,陈美芳被调到核工业北京化学冶金研究所,从事地浸采铀技术研究。

自1998年以来,丁德新培养了120多名研究生,其中32人扎根核工业和铀矿。1992年至2020年,南华大学共培养铀矿冶人才4388人,1174名毕业生从事核工业和铀矿工作。

潇湘晨报记者罗一歌通讯员夏文慧曹正平。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xinwen/2021-10-10/2713.html

上一篇:windows图片浏览器(契合WINDOWS)

下一篇:windows图片查看器(WINDOWS)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