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小论文(小而美的我武生物也有硬伤)

作者|丁敬之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1月25日,宣布黄花蒿花粉舌下滴剂获得药品审评中心批准,为五物生物(300357)第二产品。SZ)自19年前成立以来。消息一公布,我们的生物一天就涨了20%…

小而美的我武生物也有“硬伤”

作者|丁敬之

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1月25日,宣布黄花蒿花粉舌下滴剂获得药品审评中心批准,为五物生物(300357)第二产品。SZ)自19年前成立以来。消息一公布,我们的生物一天就涨了20%。

作为国内脱敏诊疗市场的龙头企业,五物生物市值达到450亿元,动态市盈率达到143倍。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底,公司股价从60.41元涨到最高的97.9元,两个月内涨幅达62%。这种增长的最大驱动力在于对新产品上市获得批准的强烈预期。

作为一家长期以来因产品单一而受到投资者批评的企业,新产品上市极大地提振了人们的心。

为什么一款新产品能让资本市场久违的卧武生物重新焕发生机?效益实现后,这个产品能给企业带来长期的成长价值吗?这个小而美的企业如何吸收143倍的市盈率?

躺着也赚钱

脱敏治疗药物的竞争格局并不充分,目前处于高毛利阶段。

有人说五物生物是一家躺着也赚钱的企业,常年毛利率超过95%,甚至超过茅台,市场占有率超过80%,在国内几乎无人能及。

生物怎么办?过敏在我们身边很常见。最常见的过敏反应包括鼻炎、哮喘、皮炎、荨麻疹等。过敏反应严重的话,病人很痛苦。然而,我国过敏群体总数非常大,随着环境污染的加剧、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过敏性疾病的发病率迅速上升。

我国过敏性鼻炎的总体患病率为10%-24%,尘螨是最常见的过敏原。我们以前的单一产品,常棣粉尘螨滴剂,用于粉尘螨脱敏治疗。2019年,我们的生物收入为6.31亿元,其中98.65%来自该产品的销售。过敏有两种治疗方法,一种是药物治疗,通过长期使用免疫控制药物来控制过敏反应,另一种是脱敏治疗。这种方法是针对病灶的,利用过敏原刺激机体产生免疫耐受。这种方法可能完全治愈过敏性疾病,但技术发展较晚,所以国内接受度和认知度较低,这意味着这是一条渗透率极低的新路。要想提高普及率,只能

#3E3E3E; --tt-darkmode-color: #A3A3A3;">当前国内上市的变应原治疗产品有3个,分别为丹麦ALK的安脱达屋尘螨变应原制剂(皮下注射)、德国Allergopharma的阿罗格螨变应原注射液(皮下注射)及我武生物的(畅迪)粉尘螨滴剂(舌下含服),我武生物产品的优势在于舌下含服安全性、便利性更高,国产,价格接受度更高。

脱敏治疗药物的竞争格局并不充分,目前处于高毛利阶段,2020年上半年我武生物粉尘螨滴剂创造营收2.57亿元,毛利率达到95.02%。

同时,公司多年来处于高速增长中,公司营收从2016年的3.12亿元到2019年已经达到6.39亿元,复合增长率为27%;归母净利润从2016年的1.29亿元上涨到2019年2.98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32.2%。归母净利润的增长速度超过营收的增速,说明公司在规模效应及市场拓展效率是提升的。

但是,我武生物的产品销量提升更依赖的销售而非研发,这点从费用投入就可见一斑。2017-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1.29亿元、1.68亿元、2.24亿元、1.6亿元,销售费用占比分别为33.42%、33.6%、35.05%、32.65%,几年来公司销售费用持续走高。

对比研发支出来看,公司2017-2019年的研发支出为2418万元、3861万元、6873万元,分别占营收的6.27%、7.72%、10.74%,研发投入占比虽然也在不断加大,但是研发投入金额与销售费用对比来说并不高。

隐忧不断

我武生物会在招标降价,但是降价服务太大不可接受,这一方面预示着我武生物高毛利的不可持续,同时也说明市场空间可能会萎缩。

虽然,国内的医药公司先前普遍都面临销售费用高的问题,但是我武生物重销售轻研发的情况比较严重。且随着医药改革两票制、医保支付方式、药品集采、药品审评等新政策的影响,提质控费是大势所趋,药品销售也面临较大的压力。

我武生物的脱敏治疗法接受程度不高也是销售投入高的一大原因,否则凭借着国产产品独有,市场占有率超过80%,应该销售并不费力才是。正是因为医生和患者对脱敏疗法的不熟悉,以及过敏治疗长期以药物控制为主的特点,才使得公司只能不断加大学术建设,发表关于有效应的论文,提升公司产品的渗透率。

另外,降价也是我武生物面临的主要问题,药品集采中药物降价幅度颇大,可以说是大势所趋,我武生物2020年上半年也提示风险,对个别招标降价及二次议价幅度较大的地区,公司可能放弃部分地区的招标,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也就是说,我武生物会在招标降价,但是降价服务太大不可接受,这一方面预示着我武生物高毛利的不可持续,同时也说明市场空间可能会萎缩。

新产品上市会改变当前我武生物面临的问题吗?

黄花蒿粉滴剂属于变应原治疗产品,此次获批的适应症是:用于蒿属花粉过敏引起的成人变应性鼻炎(合并或不合并结膜炎、哮喘)的脱敏治疗。需要注意的是,该产品对儿童鼻炎患者的适应症仍处于Ⅲ期临床试验阶段,还未获批。

据国盛证券测算,黄花蒿粉滴剂潜在市场规模达534亿,按照中性的4%目标渗透率静态计算,黄花蒿粉滴剂销售规模有望达21.4亿元;且由于粉尘螨滴剂先前的渠道和终端基础已经建立,因此黄花蒿粉滴剂可能快速放量。

西南证券认为,黄花蒿粉滴剂市场空间较大,预计2021年和2022年收入分别为0.3亿元和0.6 亿元,毛利率为96%。

看来,研究机构对该产品的期待还是很高的。公司先前核心产品粉尘螨滴剂主要市场是在东南地区,2019 年年报显示华南和华东地区合计销售占比达到69%,而新产品的获批至少增加了北方市场这一巨大的增量市场,且新产品还能够在一定时间内产生垄断效应。

我武生物历来被认为是小而美企业,公司业绩保持约20%增速,且资产负债率仅为5.18%,没有商誉,没有长期借款,没有利息支出,只有利息收入,分红稳定。

也是因此,我武生物引发明星基金经理嘉实基金归凯的关注,在2020年四季度新进入嘉实新兴产业,成为其第八大重仓股,持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的4.4%。

事情总要从正反来看,低负债不一定是好事,可能是公司未来的增长动能并不明确,或者市场较小,投入的价值并不大。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kexue/805.html

上一篇:生物学期刊(国家总局认定的学术期刊名单公布)

下一篇:生活小实验(几个简单有趣的小实验)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