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法三章的主人公是谁,未婚妻约法三章

他们是当时上海著名的传奇婚恋主角:一见钟情,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可结婚8年,他却爱上美国女作家,而她竟和这位女作家成为好姐妹,他们用行动诠释了世人难以做到的权衡和…

他们是当时上海著名的传奇婚恋主角:一见钟情,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可结婚8年,他却爱上美国女作家,而她竟和这位女作家成为好姐妹,他们用行动诠释了世人难以做到的权衡和包容。这对夫妻就是邵洵美和盛佩玉。

图 | 邵洵美与盛佩玉

巧相逢,难相忘

1906年,邵洵美出生于上海,其实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改的,他的原名是邵云龙。盛佩玉则比他大上一岁,江苏武进人。

他的祖父邵友濂是晚清重臣,官至一品,外祖父盛宣怀实业救国,富甲一方。她则是盛宣怀的孙女,他们是表姐弟关系,却是在盛宣怀的葬礼上一见钟情。

在葬礼上,邵洵美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盛佩玉,这一见他便确定了她就是自己一生的伴侣,还在旅馆走廊上偷偷拍了她的照片。

回去后他写下了情诗《偶然想到的遗忘了的事情》,后来又在《诗经▪郑风》上读到“佩玉琼琚”“洵美且都”,于是就把自己的名字邵云龙改为邵洵美,只为与盛佩玉名字相配。

1925年,邵洵美将要赴英国留学,出国前他请母亲盛樨蕙去盛家提亲。

两家人认为他们本来就是表姐弟关系,现在亲上加亲就更好了,因此他们得以顺利订婚,并合影作为订婚纪念。出国前,盛佩玉为他编织了一件白毛线背心作为定情信物,他还因此写了一首诗《白绒线马甲》,发表在《申报》上。

婚约是订了,但盛佩玉提出了三个条件,她在回忆录也提到过:“要家庭好,就首先要丈夫好。我便向洵美提出了条件:不可另有女人;不可吸烟;不可赌钱。他这时是很诚心的,答应能办得到。”

然而,邵洵美是公子哥出身,他的承诺水分太多,这一点盛佩玉当然明白:“凡是一个人在一心要拿到这样东西的时光,是会山盟海誓的。”

所以,对邵洵美的顾虑是有的,但盛佩玉选择信任未婚夫,愿意守着他回来。

在英国留学期间,邵洵美还算本分,并没有沾花惹草。他继续发动求爱攻势,每到一处都会买明信片,并写上浪漫的短诗寄给盛佩玉。

后来他还把情诗编成诗集《天堂与五月》出版,并在扉页上写有“赠给佩玉”。

图 | 盛佩玉

甜蜜婚恋,风云突变

1926年6月,因家中钱庄大火,经济陡然紧张,邵洵美中断学业回国,婚礼也随之提上日程。

1927年1月15日,21岁的邵洵美和22岁的盛佩玉在上海卡尔登饭店承办了上海滩著名的婚礼,证婚人是名人马相伯。《上海画报》封面还刊登了他们的结婚照,配了祝贺文章《美玉婚渊记》。一时间,这婚事成为了上海滩家喻户晓的热点

婚后,邵洵美做着出版事业,还开了金屋书店,经常与徐志摩等文人打交道,因为乐于帮助文人而被公认为“文坛孟尝君”。盛佩玉则为他生下了一男四女五个孩子,在家相夫教子,这样幸福而美满的生活持续了8年。

然而在第九年,他们的婚姻遭遇风云突变。

1935年,邵洵美邂逅了人生中的另一个女子。

图 | 恋人项美丽

艾米丽▪哈恩,美国女作家,《纽约客》的记者,为了给她的作品寻找灵感和素材,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与邵洵美相遇于一场晚宴。

在宴会上,邵洵美那张“近乎完美的椭圆形面孔”让艾米丽眼前一亮。两人用英语相谈甚欢,被对方所吸引,交谈中他给她起了一个中文名字——项美丽。之后他经常邀请她到家中做客,还一起游南京,交往逐渐频繁。

很快,盛佩玉就察觉到了问题,并且提出抗议。在回忆录里,她说到:“项是单身女子,自由得很。洵美,我又不好不放他出去,我应当要防一手的。因此我向洵美提出抗议,我说:“日里出去你总说得出名正言顺的理由,但你往往很晚回家,我不得不警告你,……,如果夜里过了十一点你还不到家,那么不怪我模仿沈大娘的做法,打到你那里去。”

有一次,邵洵美西装革履打扮,跟盛佩玉说他去公司,但当她外出采购年货时,却在项美丽屋外看见他的车。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敲门进入,见到的却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场景:邵洵美和项美丽卧在床榻吸鸦片。

可能是从小就被教育大家闺秀要识大体顾全局,即使她既气愤又悲伤,但也没有泼妇骂街,大吵大闹,而是选择默认这种关系。

图 | 邵洵美、盛佩玉与孩子早期全家福

权衡与包容下的婚姻

在那之后,盛佩玉默许了他们同居,对待这位异国女子如同姐妹一般,一起逛街,一起跳舞看戏。项美丽的宠物猴子死了,她还帮忙埋葬。甚至在上海的大街上也经常可以看到三人同坐在邵洵美那辆黄色蓬式车里。当然,这种画风于当时的社会风气而言,并不惊讶。

然而,为什么这三人能如此非同一般地相处融洽呢?这就少不了一个男人对这两个女人的权衡和原配夫人的包容。再加上,项美丽是西方人,对名分和天长地久没有太多的在乎。邵洵美经常在项美丽面前说盛佩玉是一位非常好的妻子,不曾说过她人老珠黄不识大体之类的话,她也可从中明白,他依然爱着盛佩玉,她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名分。同时,盛佩玉作为大家闺秀,自身富有包容忍让的品德,她也懂得,邵洵美始终是公子哥家庭出身,或多或少都遗传了家族的风流品性。

不过,三人行的和谐生活是短暂的,随着战火蔓延,一切都不会安宁。

1937年,日军全面侵华,邵洵美带着家人逃离杨树浦大宅,住进了霞飞路法租界。由于事情来得太仓促,他的许多财产和书籍没能及时带出。更严重的是,他的印刷厂就在日占区,随时有被没收的风险,这样的话他很可能就真的倾家荡产了。

十万火急之际,邵洵美想到了项美丽的外国人身份,于是找她帮忙。项美丽一口答应了,很快她就弄到了一张特别通行证,亲自举着美国国旗押车,将他的财产先后装了17车,安全运到租界。不久后,邵洵美在租界租下房子,重新接回了《中华画报》和《良友画报》的生意,印刷事业得以延续,一家人的生计也得到了保障。

图 | 项美丽与宠物猴子

项美丽对邵洵美的那份爱和对邵家的帮助使盛佩玉对她的好感倍增,盛佩玉主动提出让他们去找律师写一张结婚证明,还按照纳妾习俗,送了一对手镯给项美丽。不管是否真心,亦或是出于对项美丽的感恩,盛佩玉能让步至此,足见项美丽对邵家的恩情十分贵重。

说来,项美丽这个人物也并不单止是介入了一段八卦之恋那么简单,在那时她还是宋氏三姐妹的第一位传记作者,也是唯一一位对宋氏三姐妹都做过近距离采访的作家,而这个采访的机会正是邵洵美帮忙争取的。宋霭龄曾做过盛家的家庭教师,邵洵美便陪项美丽到香港见他的姨母盛关颐,拜托她引荐。宋霭龄不仅同意了项美丽的写作计划,还说服了自己的两个妹妹。

为了采访宋氏两姐妹,项美丽独自飞往重庆,到达后还写信希望邵洵美能到重庆与她汇合,但他却回信说:“费用太贵了,而且,要是我去了重庆,日本人知道后会找佩玉麻烦的。”他知道此时此刻,家人和妻子需要他,而他也该承担起一个丈夫的责任。

其实,他们之间的分手已注定在不言之中。

项美丽在1939年11月去香港搜集资料时与一位已婚的英国军官查尔斯▪鲍克瑟相遇,并爱上了他,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1945年11月,他们在纽约正式结婚。

邵洵美和项美丽的再次相见已经是1946年了。邵洵美因公务到美国,见到了项美丽以及她的丈夫,还有这样一段有趣的对话:

查尔斯:“邵先生,您这位太太我代为保管好几年,现在应当奉还了。”

邵洵美:“还得请您再保管下去。”

据说当时邵洵美听说他们生活拮据,找老朋友借了1000美元,再转借给项美丽。回国后,他又忍痛卖掉许多邮票,把1000美金还给了朋友。

颠簸困苦后半生

上海解放后,曾受邵洵美接济过的夏衍代表政府找邵洵美商谈,让他把印刷机器卖给国家,连同工人一起迁到北京印制《人民画报》,他痛快地答应了,带着家人搬到了北京。

不久,某日报一连7天批判上海时代书局的出版物中有这样那样的错误,邵洵美的出版事业无法继续。祸不单行,鲁迅也在《拿来主义》中痛斥他“因为祖上的阴功,得了一所大宅子,且不问他是骗来的……或是做了女婿换来的”,还在《准风月谈▪后记》中嘲讽他“‘捐班’文学家也用不着什么新花样”。

当时鲁迅可是大红文人啊,邵洵美的情况,可想而知,生计无着,失落地回到了上海。

1954年,夏衍看邵洵美穷困潦倒,邀请他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翻译外国文学作品,他才能以稿酬维持生计。

在邵家的生活一落千丈,陷入极度窘境时,盛佩玉仍在他的身边,典当家产维持生活,她说:“我把金的、银的、锡的甚至木的陆续换了钱来过日子,当了首饰,不影响我的颜色。”生活再困苦,也要保持优雅的微笑,这就是盛佩玉。

图 | 盛佩玉

1958年10月,邵洵美收到在香港生活的弟弟的来信,说自己病重,没钱医治,请求他帮助。但生活如此窘迫的邵洵美哪有钱资助他呢?这时,朋友叶灵凤从香港来,跟他说起项美丽经济状况很好,于是他就写信给她,希望她能把当年那1000美金转寄给弟弟救助。

糟糕的是,这封信在中途被截获了,而邵洵美则扣上了“美蒋特务”的罪名被押进提篮桥监狱,和文艺理论家贾植芳关押在一起。邵洵美对他说:“贾兄,你比我年轻,你还可能出去,我不行了,等不到出去了。”他还拜托他帮忙澄清:“鲁迅先生听信谣言,说我的文章都不是我写的,像清朝花钱买官一样的‘捐班’,是我雇人写的。我的文章虽然写得不好,但不是叫人代写的,是我自己写的。”

1962年4月,邵洵美被宣布释放。盛佩玉从南京女儿家赶回上海,看到他“骨瘦如柴,皮肤白得像洋人”,甚至不敢相认,但他却打趣地写了一首诗:“天堂有路随便走,地狱日夜不关门。小别居然非永诀,回家已是隔世人。”回来后,他和儿子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把床让给儿子,自己睡地板。妻子从南京给他寄来的鸭胗干,他可以吃上好几个月。

然而,好景不长,六六年开始,邵洵美被带到北京,短短几个月,他就因肺原性心脏病多次进医院。1968年3月,他听说朋友王科一当日在厨房用煤气自杀,也不知是不是这件事让他有了主意,在一个多月后,邵洵美天天吃鸦片精。

邵绡红在《我的爸爸邵洵美》里提到:“我见爸爸天天在服鸦片精……也可能是爸爸不想活了!因为我发现后向他指出:害心脏病的人吃鸦片是要死的。他明白这点。但是第二天他还在服。我提出反对,他朝我笑笑。第三天,爸爸就故世了。”

1968年5月5日晚,62岁的邵洵美去世。

在此后的二十年里,盛佩玉依旧保持着精致的生活,晚年的她仍听不得任何人说邵洵美的半个“不”字。1989年9月24日,这位一生带着贵族和大家气质的邵夫人离开人世。

虽然邵洵美与项美丽有过一段感情,却一点也没有抹灭盛佩玉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也不阻碍他承担丈夫的责任,对两边的权衡能做到如此地步,确实是当时许多公子哥难以做到的。而在盛佩玉心里,邵洵美是她唯一的爱人,就算他败家,吃鸦片,在外面有女人,她对他的爱依然不减半分。这般的包容确实是世人所难以做到,甚至还接受不了的。我想这可能是他们互相理解,互相信任的结果吧,即使我自己也难以全盘接受这种做法,但我尊重他们的选择。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37643.html

上一篇:现在流行什么发型,100多款国庆流行发型

下一篇:幼犬多久体内驱虫一次,新买的狗狗多久驱虫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