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慰安妇电影,一部反映慰安妇的电影

爸爸如往常一般下班回家刚进门却看到宝贝女儿恩静遍体鳞伤地倒在地上歹徒侵犯了恩静爸爸见状扑上前和歹徒缠斗那把刀直直地捅进了他的身体但他还是在最后时刻奋起…

爸爸如往常一般下班回家

刚进门却看到宝贝女儿恩静

遍体鳞伤地倒在地上

歹徒侵犯了恩静

爸爸见状扑上前和歹徒缠斗

那把刀直直地捅进了他的身体

但他还是在最后时刻

奋起反抗与歹徒同归于尽

恩静刚刚才遭受过身体的创伤

又亲眼目睹了父亲的死亡

巨大的精神刺激使得她神志失常

妈妈为了治好恩静

带她去神婆那里祈福

神婆看了她的状况

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被死去的魂魄缠上了”

为了缓解她的症状

神婆留下恩静在她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一次葬礼祈福

神婆带上了恩静

恩静远远地看见一位老人

神情落寞地望着死者家属

她好奇地上前搭话

老人只说自己差不多要走了

老人正是葬礼的死者

他附在恩静的身上

同女儿做了最后的道别

原来自那次意外之后

恩静就解锁了通灵的能力

神婆带着恩静来到金奶奶裁缝店

想要帮她定制一套新衣服

恩静被桌上摆着的一长排的平安符

吸引了视线

她随手拿起一个

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一段可怕的画面

手中的护身符掉落到地上

她忽然失去了意识

昏睡时脑海还在不断闪回着那段可怕的记忆

那些记忆充斥着悲伤 绝望 无助 与痛苦

恩静从噩梦中惊醒

身边照顾她的是裁缝店的金奶奶

余悸未消的她告诉金奶奶

她在梦里看到了拿着刀拿着枪的军人

还看到了和金奶奶绣的一模一样款式的平安符

恩静的梦境让金奶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她的思绪逐渐飘回了那个黑暗的年代

1943年

夏日蝉鸣不休

正敏和小伙伴们在树林中玩着捉迷藏

车轮碾过山路的引擎声吸引了她们的注意

卡车上的日军望向年轻稚嫩的少女们

眼神透露出满满的不怀好意

那时她们还不知道

自己即将面临怎样的噩梦

正敏追着蝴蝶一路回到家

庭院里却站满了不速之客

日军二话不说就要带走正敏

父母为了保护女儿被狠狠地推倒在地

慌乱中

妈妈只来得及把亲手缝制的平安符塞给女儿

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正敏

第一次被赶上离家的火车

那一年

她才14岁

车厢里挤满了和正敏差不多年纪的女孩

她们蜷缩着身体低声啜泣

内心充满了对未知归途的惶恐与不安

不知道过了多久

随着一声鸣笛

火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车厢里的军官粗暴地把女孩们赶下了车

她们到的是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

“慰安所”

女孩儿们被强制要求学习日语

像牲口一样检查身体

日本士兵对她们粗鲁且残暴

每每夜后

她们总是被蹂躏得浑身是伤

正敏像残旧地破布娃娃一般

被日本军官抗在肩头

整个走廊都回荡着女孩子们的哭声哀嚎声与求救声

外面的天空依然蔚蓝澄净

树木依然翠绿

花草依然芳香

慰安所里却只剩下无边无尽的黑暗

游击队员曾来过这里战斗

可是那一次交战以寡敌众惨烈异常

日军有所伤亡

但是游击队几乎全军覆没

日本士兵们带着怒气回到慰安所

他们再一次把兽性发泄在了这些无辜少女的身上

女孩子们早已遍体鳞伤

每次日军回来

她们还没痊愈的伤口淤青上

又会覆盖上新的伤疤

这些美丽的花季女孩

本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却因残酷的战争彻底丧失了人的尊严

正敏的房间内也进来了一位年轻的日本士兵

不过他和之前的军官都不一样

他没有碰正敏

而是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角

14岁的正敏让他想起了自己可爱的妹妹

他看到正敏疲惫的神色

只希望能腾出一点时间让她好好休息

他问起正敏的姓名

正敏回答了来这里以后取的日本名字

他摇摇头想知道她的真名

正敏的泪水忽然像断了线的珠链

啪嗒啪嗒地掉落

她的名字早就和快乐地过去

一起埋葬在了故乡

青年这点怜悯和温情只如杯水车薪

根本抚愈不了她受到的创伤

日军大规模去前线作战时

偶尔会允许她们在士兵的看守下

去到附近的小溪清洗身体

领头的大姐姐会唱起抚慰心灵的歌声

这是她们唯一能得到安宁的片刻

一首歌勾起了她们心底最柔软的思念

她们想起了可爱的父母

也想起了美丽的故乡

安宁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夜幕降临

她们又要再一次经历蹂躏与虐打

日本士兵排着队站在房间门口

一个接着一个

惨无天道的日子每天都在继续

即便女孩儿来了例假身体不适

也没有人会怜惜

照样要被拖去遭受暴虐狂的鞭挞

可怜的女孩儿就这样被活生生地打死了

正敏一行人忍辱偷生地活着

她们从来没有放弃回家的愿望

越来越多的女孩被虐待致死

这更让她们坚定了逃跑的念头

恰巧这天

那位年轻的日本士兵再次找到正敏

偷偷塞给了她一张地图

里面还夹着附近的巡逻动线图

他希望正敏能逃离这里

当晚正敏和自己最好的三个姐妹

一起商议了逃跑计划

她们收拾好行囊

贴着墙角满满挪动着

其她女孩的尖叫声

与日军的咒骂声

响彻在耳边

如果这次逃跑不成功

她们将再度回到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然而夜色太黑

一位女孩没有跟紧队伍

不小心和正敏她们走散了

此时日军在检查人数时

也发现少了人

刺耳的警报顿时拉响

巡逻的士兵集体出动

女孩被抓了

士兵逼问她有没有共犯

女孩咬死自己是一个人跑出来的

怎么也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姐妹

士兵当然不相信她的谎话

清点人数时

少的可不止她一个人

士兵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将她拖到小屋门前

其她女孩也全部被他们拖出

他们一边虐打出逃的女孩

一边暴力逼问着其他人

善良的正敏不想拖累同伴们

把出逃的机会让给了姐妹

她自己则趁乱溜回慰安所拖延时间

第二天

一批少女被挑选出来

赶上了货车

昨晚和正敏一起出逃的女孩子也在里面

明面上的说辞

是带身体不好的她们

去医院接受治疗

可是事实上

她们已经被当成了不能用的“废品”

生病的女孩 怀孕的女孩 毁容的女孩

都会被他们像丢垃圾一样

集体运到乱葬坑实施枪决

其中一位执行者正是帮助过正敏的那位青年

他端起枪瞄准了半天

始终下不去手

另一位军官见状

直接开了枪

那位尚存善意与人性的青年

也同样被他一枪解决

尸体被浇上汽油火化

鲜红的火焰能烧毁尸体

但抹不去焚烧的痕迹

同样也抹不去这些真实存在过的暴行

回忆到这里

金奶奶被电视上播报的新闻吸引了注意

电视上正报道政府推出的新政策

政策鼓励所有幸存的慰安妇受害者们

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当年日军的暴行

金奶奶正是与正敏同一批被抓的女孩之一

那段黑暗的过往被她尘封在了心底

虽然已经过去多年

但还是化作了梦魇一直纠缠着她

她想到自己身患绝症时日无多

多番犹豫后终于鼓起勇气来到有关部门

亲口控诉了日军在战争期间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行径

恩静陪着金奶奶回到她的故乡

时隔几十年

村庄早已不是她熟悉的样子

金奶奶拜托神婆与恩静

在这里举办了一场祈福仪式

这是她的故乡

也是当初和她同一批

被抓走的女孩们共同的故乡

伴随着祈福的乐声

恩静握住了金奶奶的手

金奶奶睁开眼

站在她眼前的还是当初那个年轻漂亮的正敏

那一天日军准备转移阵地

不管到哪个新的地方

都可以抓来新的女孩

所以慰安所的女孩子们

都被统一带到了乱葬岗

死亡近在眼前

那时还是少女的金奶奶

像是魂魄抽离了一般

僵直了身体

正敏握住她的手

把自己的平安符送给了她

女孩们颤抖着身子

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眼前是曾经的同伴们残破的尸体

身后是一整排端着枪支

决定她们生死命运的士兵

枪响响起

女孩们吓得伏地抱头

她们没有死

游击队赶到了

双方发生了激战

日本士兵们忙着对战

无暇再顾及这些要处决的女孩子们

现在正是逃跑的好时机

正敏牵着金奶奶的手

一路向着生的希望飞奔

可是偏偏有一位阴魂不散的日本军官

逃脱了突袭

正好撞上逃跑的正敏她们

正敏被他的刺刀砍伤

千钧一发之际

一位游击队员及时救下了她们

明明生的希望就在眼前

没有死绝的日本军官站起身

再次举起了枪

正敏为了保护金奶奶

挺身而出挡在了她的身前

子弹打中了她的后背

正敏在14岁的年纪

永远地留在了那片遥远的土地上

再次见到正敏

金奶奶哭得泣不成声

她不停地诉说着歉意与悔恨

她悔恨自己留下了正敏的护身符

悔恨自己没有能力带正敏的遗体回到故乡

她的心早就随着死去的正敏

一同葬在了那片土地

这些年来

她每天都会缝制新的平安符

每一针每一线都缝合着对正敏的怀念与愧疚

正敏借着恩静的身体

用言语抚慰着自己的好姐妹

她从来没有怪过金奶奶

即便时光倒流

当初她也会同样奋不顾身地挡下那一枪

终于

这场祈福

召回了正敏的魂魄

通过恩静

正敏的灵魂终于可以回到故乡

正敏得到了安息

醒来的恩静不停地跳着祈福的仪式

这场跨越了几十年的祈福仪式

安抚了少女们的怨魂

她们的灵魂化作一只只纯白的蝴蝶

跨越山河

回到了她们日思夜想的家乡

1998年

韩国政府在距离首都首尔约50公里的京畿道广州市

建立了一座慰安妇“分享之家”

这里还建着一所历史馆

里面陈列着日军强征从军慰安妇的文件 图片等史料

还收录着一些幸存的受害者们回忆当年境遇的影像与音频

导演赵廷曾参观过分享之家

他在分享之家看到了一幅名为《浴火的少女们》的画作

这幅画出自幸存的受害者之一姜日出奶奶的手笔

画面上零零散散站在几个持枪的日本士兵

不远处是两座黑烟笼罩下的慰安所

卡车正载着少女们驶向死亡的终点 乱葬岗

其他少女们的尸体被熊熊烈火包围着

这是姜日出奶奶当年亲眼所见的画面

这幅《浴火的少女们》深深震撼了赵廷导演

此后他下定决定要以此为题材

拍摄一部有价值有意义的电影

依据姜日出奶奶口述的亲身经历

他开始撰写《鬼乡》的剧本

但是由于缺少制作经费

电影一直未能开拍

因为题材不够商业化

且过于敏感

没有投资商愿意冒这个风险

最后靠着韩国民众自愿募集的12亿韩元

才得以顺利开拍

所有演员看过剧本之后

都表示愿意不要演出费无偿出演

剧组大多数的工作人员也都是无偿工作

这部电影从开始撰写剧本到最终上映

整整打磨了14年的时间

电影最后

制片方将参与众筹的七万五千名市民的名字

全部列在了片尾的鸣谢名单之中

《鬼乡》二字

有着两层含义

一是指受害者们身处在那炼狱一般的地方

过着人鬼不如的生活

万千少女丧魂之处 称为鬼乡

二是 “鬼乡”谐音“归乡”

归乡是受害者们心底深处最渴望的心愿

可惜她们在最美的花季

葬身在了那个最惨烈的年代

导演在影片最后

设计少女们的魂魄化作蝴蝶飞回故乡

也是用艺术化的手法

期许了一个美好的结局

将那段残酷的历史以影片的方式再度呈现

并不是为了制造新的仇恨

《鬼乡》的出发点是反对战争宣传和平

对于这段日本政府拒绝承认的历史

一位受害者老奶奶曾经告诉赵廷导演

“什么没有证据

我就是证据

我就是活着的证据”

随着时间一年一年地逝去

年迈高龄的历史亲历者们正一个一个离开人世

我们最害怕的

是记忆被抹去

历史被粉饰成一片空白

只有铭记历史正视伤痛

我们及后人才能真正意识到和平的可贵

才能防止人类再度重蹈覆辙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30523.html

上一篇:50届金马奖,曾在金马奖霸气回怼台独

下一篇:精灵旅社1免费完整版,精灵旅社4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