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不寂寞,把书店开进寂寞山村

博尔赫斯曾经说过,如果有天堂,它应该看起来像一个图书馆。天堂看起来像不像图书馆不得而知,但书店确实成为了很多都市人心中的乐土。可以是精神桃源式的文化沙龙…

博尔赫斯曾经说过,如果有天堂,它应该看起来像一个图书馆。

天堂看起来像不像图书馆不得而知,但书店确实成为了很多都市人心中的乐土。可以是精神桃源式的文化沙龙,也可以是社会象征主义的打卡胜地;可以是无事可做的消遣,也可以是身心休息的地方。阅读、交流、咖啡、视听、文化创作,甚至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氛围,都可能成为一家书店取胜的法宝,吸引你留下来,融入其中。

虽然很多年前,实体书店的垂死之声断断续续地出现,但书店拒绝“轻轻走进那个美好的夜晚”。图书行业的人在乐观地挣扎,而充满书店情怀的人在苦苦支撑。久而久之,新书店的市场结构逐渐成型,“书店”模式成为众多品牌突破困局的新出路。

“篡夺”社交、娱乐、休闲等功能和角色后,书店还能做什么?

寂寞山村,

成为书店布局的新战场。

先锋璧山书店,图片来自先锋书店官方

2014年初,在黄山易县璧山村一座古老的徽州祠堂里,先锋书店的第一家“村支部”——璧山书店正式揭牌成立。

今天的黄山基本延续了古徽州“一府六县”的格局,易县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建国后划归安徽管辖,但黄山人更喜欢称自己为徽州人,含蓄的回避传达了强烈的地域文化认同。在古代,徽州被称为“八山半水一分,半田半庄园分”。水系遍布,古城、古村落、古建筑保存完整。

璧山书屋位于璧山村一座有着200年历史的古老祠堂内。祠堂保留了古老的主体结构,马头墙屹立,露天天井与四季天气相连。宗祠内的廊屋摆满了书架,书架上排列着以徽州历史文化特色、乡村建设、教育为主的书籍,结合一些符合当地人阅读需求的人文书籍,以及一批关于回族文化、地理、地方志、风土人情、工艺的旧书,共计近2000册。

改造后的牛舍咖啡馆,图片来自先锋书店官方。

墙上挂着黑白作家的画像,整个空间被暖黄色的灯光照亮。原来祠堂旁边有一堵破碎的夯土墙,是废弃牛舍的残迹。重建后,它变成了书店附属的咖啡店和交流空间。

在空心化严重的山村里开分店,这里的人主要种植蚕桑、茶叶、树木,与其说是先锋的商业活动,不如说是先锋输出品牌价值、筛选受众的渠道。

事实证明,在随后的几年里,通过举办艺术展览、人文讲座、诗歌论坛等各种艺术文化活动,将北岛、马伯庸、余秀华、周云鹏等对青年艺术家仍有强烈吸引力的文化符号引入璧山,璧山的模式:将轻文化旅游的理念复制到福建桐庐、松阳、云南屏南、沙溪,确实树立了先行者。

先锋璧山书店,图片来自先锋书店官方

当时很难简单定义璧山书店的模式。然而,当大家都以为只是个案时,书店向农村开放,与文化旅游相结合,却成为近年来的一种趋势。不仅先锋书店,而且生成。

空的:

出行模式4.0

余孔岩姬友胶囊书店,图片来自余孔。

2019年,浙江桐庐古村落吴庆龙出现了一家网络名人“乡村书店”。吴庆龙原本是一个安静的古村落,隐藏在桐庐的大山深处,以流经它的一条小溪命名。因为这家店,每到周末或小长假,进村的外地人很少的路上堵车阻断了北京内环的气势,大家都想一睹“最美书店”的风采。

村里有一座木骨泥墙的老房子,紧挨着一条山路,南面是青山,北面是低矮的庭院。在保留原貌的基础上,建筑师将占用不到300平方米。

的老宅东面山墙整体剖开,嵌入一个木框架和透明波浪板构成的新墙体,同时满足了采光和观景的需求。书店的内部则完全按照现代化理念设计,一层是阅读与咖啡区,两万多本书籍均不以售卖为目的,仅供现场借阅;上到二层和三层,20个小型的胶囊房间被巧妙地隐藏在书架之间,观山听雨恋恋不舍之际,你也可以选择留宿于此。

其实,书店的称谓并不准确,这里的经营者将其定位为「放语空·言几又胶囊书店」。

图片来自放语空

TOPYS采访了放语空负责人张树玉Ticky,得知「放语空·言几又胶囊书店」是言几又与上海风语筑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合作联手的成果。

由书店串联起云舞台、展演空间、茶室、美术馆、胶囊书店,打造一个乡宿文创综合体的业态是放语空的最初构想,也是放语空项目组设想的“文旅4.0模式”的具体实现。顾名思义,4.0版本要为颜值经济拉动的3.0版本注入文化内涵,打造复合型的文化空间,利用不同的空间属性吸引不同人群,满足不同需求,是放语空为自身差异化发展设定的路线。

图片来自放语空

至于为何选择乡村以及如何盈利。Ticky坦诚回答:乡宿文创的业态仍处于摸索之中,开业两年以来,确实还在收回成本阶段,但放语空并不着急。随着城市美学过度泛滥造成的审美疲劳,另一种形式和场域的文化消费必然会诞生,阿那亚模式即是这种趋势的产物之一。而乡村与海岸一样,拥有城市缺失的自然资源,却缺少相应的文化艺术内容、资源和配套设施。在这两者之间搭建起桥梁,把文化内容、社会资源和人流引回到乡村,从社会和商业两个层面都有相应的价值:乡村的空心化和萎缩是近年来引起重视的社会现象,类似的项目对于当地政府,不仅从情感上受到认可与欢迎,政策上也会有帮扶。

而从商业层面出发,在租金、人力都远低于一线城市的桐庐,这样体量的书店运营成本并不算高,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放语空致力于打造文旅新形态,网红乡村书店本身就是提升品牌声量的有力途径;更长远地考虑,像桐庐这样距离上海、杭州都不过两三个小时车程的目的地,除了书店,还可以打造美术馆、剧场、宿集等多种展演空间,开展和承接讲座、论坛、沙龙,甚至品牌会议、团建这一类业务。未来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图片来自放语空

这种业态是书店在乡村发展出的新版本,不以卖书为目的的放语空也因此被网友视作是书店里最具网红气质的。当我们询问网红标签是否造成困扰时,Ticky表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实体书店的自我更新势在必行,网红的内核是通过建筑、景观等直观的美学形式吸引游客前来打卡,让人们重新回到实体空间、接触阅读,虽然迂回,但不失为一条有效的路径。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16663.html

上一篇:百变小樱剧场版3,百变小樱真的有一百种形象吗

下一篇:苹果手机电视投屏怎么设置,苹果手机怎么投屏到电视上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