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国语配音完整版,国语配音上译经典电影50部

慢生活电影那时,光线变得更快,我们需要减速。序在中国,说到电影翻译和制作,人们不禁会想到上海电影翻译工作室的配音艺术家。他们美妙、美丽、迷人的声…

慢生活电影

那时,光线变得更快,我们需要减速。

在中国,说到电影翻译和制作,人们不禁会想到上海电影翻译工作室的配音艺术家。

他们美妙、美丽、迷人的声音已经深深扎根于几代人的心中。

人们追随它,迷恋它,甚至疯狂。

今天,满电影将为大家带来50部由上海电影配音厂配音的经典电影。建议收藏起来慢慢看!

一个

所谓“最长的一天”,就是分别从盟军和德军的角度,同时描述诺曼底登陆的历史战役。

上海的电影配音事业起源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

1949年11月16日,上海电影制片厂正式成立翻译制作工作组。这也是上海电影译制厂的前身,它的领导人是陈叙一,他后来成为上海电影译制厂的厂长。

童,尚义厂配音演员

除了创始人陈叙一,其最初的团队还有翻译陈娟和杨凡。翻译导演、寇;演员姚、张、陈、等十多位音响工程师和放映员。

最初的翻译组位于江西路福州路汉密尔顿大厦的一间办公室。

他们对新中国的电影事业充满热情和激情,每天从早到晚来回奔波,借用兄弟单位的设备器材,全身心地投入创作。

半年后的1950年6月,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翻译团队搬迁到上海市静安区万行渡路618号(1964年以前,这里叫樊黄渡路),电影翻译工作正式开始。

一栋破旧的厂房,一间用稻草包裹的亚麻布做隔音墙的录音棚,只有一台投影仪和一台苏联制造的光学录音机,还有一个涂着白墙的“屏幕”,所有配音演员共用一个麦克风。

也正是有了这些设备,“翻译”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创业之路。

“录音棚建在一栋四层建筑的屋顶上。它暴露在阳光和风中。下雨了,还在漏水。夏天非常热,冬天非常冷。”

“夏天,棚内温度超过40度时,放一个冰桶,用风扇吹一吹。正式录制时,你必须关掉风扇。”

配音演员赵回忆道。

过去配音的配音工作场景。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直到1976年,翻译厂从万行渡路搬到永嘉路,设施门槛好了很多。

2

“曹太队”自力更生,怎么配音大家都不清楚。

那时,他们不能出国交流和学习。厂长表示,会带领团队到中国电影译制片厂的诞生地东北电影制片厂“取经”,但“连最基本的口型都没学会。”

配音的过往配音场景。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尚义厂确定了“剧本翻译要有趣,演员配音要神”的配音原则;

第一代“翻译家”凭借其独特的才华和辛勤的工作,创造了一系列翻译经典: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列宁在1918》 《伟大的公民》 《偷自行车的人》 《警察与小偷》 《牛虻》 《王子复仇记》 ……

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顶级翻译仍然致力于鲜为人知的电影《内参电影》。

“当时我们翻译内部参考片,一方面是为了参考样板戏,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是军国主义片,是政治需要。要去世界各地的大使馆,我们需要这些电影来了解各个国家的趋势。”

3354上海电影译制厂退休译制主任孙玉峰

文化大革命后,这些内部电影有一部分在电视台放映或播出,最知名的是《巴黎圣母院》1《简爱》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魂断蓝桥》。

87b7f562031876ba88.png?from=pc" >

3

从1977年到上世纪80年代末,则是上译厂的黄金时代。

‘文革’中看不到外国电影,几亿人都处于文化饥渴状态,也就是这种环境造就了译制片的辉煌。

毕克

代表作品:《远山的呼唤》《阴谋与爱情》《尼罗河上的惨案》《卡桑德拉大桥》《追捕》《现代启示录》《战争与和平》《老枪》等

大家被禁锢十年之久,上译厂则为大家打开了一个认识世界的窗口。

自1976年始,上海电影译制厂搬离了环境较差的万航渡路618号,搬入了永嘉路383号,并在这里缔造了80年代译制片的辉煌年代。

永嘉路383号

一大批译制片经典在这里诞生,如《尼罗河上的惨案》《虎口脱险》《佐罗》《追捕》《望乡》《野鹅敢死队》等……

邱岳峰、毕克、尚华、李梓等配音演员,也成为观众心目中的明星。

李梓

代表作品:《英俊少年》、《巴黎圣母院》、《望乡》、《简爱》。

邱岳峰所配《简爱》中经典的罗切斯特片段;

陈叙一在全国独创了配音“鉴定补戏”流程;

毕克与日本演员高仓健建立起惺惺相惜的“配音情”……

童自荣

代表作品:《未来世界》《佐罗》《神秘的黄玫瑰》《水晶鞋与玫瑰花》《砂器》《苔丝》《铁面人》。

“叶塞尼亚”扮演者杰奎琳·安德烈称赞李梓的配音,赋予角色新的生命。

陈丹青直言在美国观看了《简爱》的原版后,他的耳朵里还只是邱岳峰的声音:“简直不能忍受《简爱》中罗切斯特的扮演者乔治·斯科特的声音。”

他们代表了上世界八十年代,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的辉煌。

4

到上世纪90年代,好莱坞大片进入中国,国产电影也开始逐步发展壮大,英语开始更大规模的普及,电影走向市场化,翻译片的辉煌时代逐渐落幕。

如今的年轻人,进入电影院都更愿意选择原版加字幕的观影形式,这些年关于“译制片将消亡”的说法也常有见诸报端。

上译厂等诸多电影译制厂在历史车轮的行进中逐渐显得力不从心。

现如今到电影院看新引进的好莱坞大片,感觉配音的处理上还是粗糙了些。

而网友们指出的翻译不当,甚至错到离谱的“神翻译”的事例也不在少数。

如今的电影神翻译

即便有配音,找更有人气的演艺明星来配音,也成为电影吸引眼球的宣传手段。

明星们档期紧张,一天配完所有台词是常有的事,更别提磨合对戏。

有些片子为了抢档期,打上字幕连配音版都根本不做了影院根本没有配音版本放。

《虎口脱险》配音手稿

将配音本身作为艺术孜孜以求,这样的事似乎已经越来越遥远。

好在,上译厂也承接了新业务,将国产电影翻译成其他语言输送到国外,这也许是全球化语境与中国文化愈加得到世界瞩目的当下,译制片的新机遇。

5

与专注于制作社会主义阵营电影的长影、北影不同,上译厂的作品总是更具国际视野。

60年,译制1500多部外国影片。

自1957年4月1日成立以来,上海电影译制厂的语言艺术工作者和配音艺术家,留给几代中国观众难忘记忆。

“剧本翻译要有味,演员配音要有神。”

上海电影译制厂首任厂长陈叙一倡导的14字厂训,一直挂在厂里最醒目的那面墙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一代配音艺术家们的淡出,像这样能把中外文化巧妙融合在一起的经典对白,大约会越来越少了,但我们相信只要有这些声音为伴,岁月留下来的温暖,就一直不会消失。

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而很多人也已经进入暮年,我们唯有永远记住这些为译制片做出伟大贡献的人,他们是:

邱岳峰,毕克,李梓,刘广宁,赵慎之,曹雷,戴学庐,尚华,于鼎,杨文元,富润生,童自荣,乔榛,丁建华,沈晓谦,杨纯成,施融,狄菲菲等等……

△ 20世纪80年代,上译厂配音演员合影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16618.html

上一篇:超凡蜘蛛侠1电影,超凡蜘蛛侠

下一篇:宝葫芦的秘密动漫,宝葫芦的秘密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