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蝙蝠的资料,那些久违的蝙蝠

文|李建彤那天下午,我下班晚了一点,突然听到办公室里有什么东西在等一会儿,敲打着透明的窗户玻璃。我好奇地停下工作,仔细看了看。原来这位不速之客是一只穿着黑…

文|李建彤

那天下午,我下班晚了一点,突然听到办公室里有什么东西在等一会儿,敲打着透明的窗户玻璃。我好奇地停下工作,仔细看了看。原来这位不速之客是一只穿着黑衣的蝙蝠人的客服。我知道它一定是迷路了,误闯了办公室。看到它一次又一次惊慌地撞到玻璃上,我又惊又喜。然后我心疼了,扔掉鼠标,迅速起身,打开窗户放了出去。谁知道,它就这么飞了出去,又转过头,在窗户前飞了两次,然后飞走到远处,最后消失在那边的村子里.看着蝙蝠的影子消失的方向,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日落时分,刚开灯的时候,几百只蝙蝠聚在一起,四处飞舞,盘旋飞翔的场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不是我在电影里看到的画面,也不是我在绘本里看到的插画,而是我小时候经历的情况。那是70年代中后期到80年代初,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当时人民公社还存在,还很繁荣。社员辛勤劳动,粮食蔬菜按人口分配,大规模生产资料由生产队集体所有,不像现在家家户户“各自为政”。

我记得当时有很多蝙蝠。尤其是在夏天,大街上、农家庭院和低海拔地区随处可见蝙蝠。它们展开一对巨大的透明翅膀,看起来像院子里的老鼠。它们有的在飞的时候叽叽喳喳,有的却不作声,只是昂着头,睁着一双明亮的小眼睛,飞来飞去。一开始我不知道蝙蝠为什么夏天那么忙,为什么总喜欢飞来飞去,于是我就聪明地以为它们闲着没事干,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出来追着玩,加入其中的乐趣,和别人打架。但是大人告诉我,天黑安静的时候蝙蝠出来觅食捉虫,还告诉我蝙蝠捉虫最好的地方是布法罗,所以那里蝙蝠最多。

说起水牛,要从当时养牛的方式说起。离我家不远就是生产队的牛场。我二哥当时是个饲养员,一个七十多岁的驼背老头管着二三十头牛,包括黑水牛、黄牛和几头驴。有一头面积很大的水牛。那些水牛夏天经常在里面洗澡。牛粪、尿等排泄物倒入豪里沤制,为日后煨地做肥料。那里的牛粪味特别浓,可以用臭气熏天来形容,远远就能闻到。每年夏天,苍蝇、飞蛾等蚊子特别多。这些飞虫是蝙蝠的美食,水牛也成为蝙蝠的“天然粮仓”。自然,这里成了蝙蝠的盛宴天堂。

在我的印象中,当时太阳一落山,余晖还没有散尽,而且是黑的,不是黑的。就在家家户户忙着做饭的时候,无数只蝙蝠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全都聚集在这里“忙”得飞来飞去。有时候在半空中飞,有时候飞得很低,好像在表演,好像在酝酿什么大事,看起来很忙。太暗了,多到数不清。太耀眼了。蝙蝠多了,可乐就糟蹋我们淘气的孩子。扑向蝙蝠,逗蝙蝠开心,是当时我们的一大乐事。一大群孩子,每人拿着一根长竹竿,或一根长树枝,或拿着一把木耙子抓着草,围着水牛跑,打蝙蝠。打人的目的只是为了玩,不是为了吃。大人早就告诉我们,蝙蝠白天是“盲蛾”,晚上眼睛就变成了“猫头鹰”。

大人特别告诫我们,蝙蝠可以玩,但不能吃,跳下去就要松手。事实上,蝙蝠非常复杂,很难捕捉到。即使偶尔有一两个倒霉的人被打倒,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也很低。被击落的蝙蝠张着嘴躺在地上,老鼠一样的头不停地转,嘴巴张着,不停地打颤。蝙蝠会咬人,所以要小心。你不能直接用手拿。你必须用两根小棍子看着他们,逗逗他们。这个时候,你不用怕它飞,因为它只能倒挂在树枝和岩壁上飞,而它只能,不能在地上飞。更有意思的是,一只手拿着两个翅膀的末端展开,看起来像一架小飞机。我们双手拉着球棒,双臂平放,站在同一个地方转身,或者边跑边嘴里喊着“hoo —— hoo 3354 hoo 3354 hoo 3354”,这叫“地球飞机”。

玩够了,闹够了,把双手抛向空中,蝙蝠嗖的一声飞走,加入他们的大军。无法分辨哪一个刚刚被我们“俘虏”。乐趣是用耙子跑,蝙蝠傻乎乎地在后面追。追完之后,举棒人突然转身把它打死了。蝙蝠飞得太快了,差点撞到耙子上,转身匆匆飞走了。有的朋友什么都不给,只是用当地的材料,捡一些小石头或者土克拉,扔在空中,蝙蝠误以为有飞虫,然后一窝蜂地去追。当小石头落地没有声音时,蝙蝠就失去了目标,然后它们飞起来追赶新的目标。

但下次听到土克拉在半空中飞的声音,它们就会来回冲。就这样,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向空中扔泥土,蝙蝠一次又一次地被抓起来。我们被逗笑了。那些年,一个夏天,我们每天都喜欢玩拍打蝙蝠的游戏,蝙蝠在当时几乎成了我们孩子的大玩具。蝙蝠的形象不再像老鼠一样让我们反感,反而觉得可爱有趣,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山里娃的“米老鼠”。

当时蝙蝠多,主要与当时农村环境肮脏有关。当年不仅生产队有集体水牛场,几乎家家户户都搞庭院经济。院子里养了猪、鸡和兔子,到处都是猪圈和羊圈。院子外面和街上,到处都是羊粪、猪粪、牛粪、鸡粪。当你安定下来,踩在鞋底上。此外,当时有大量的雨水、污水,苍蝇、蚊子、飞蛾等飞虫繁殖很快。这为蝙蝠的生存和繁殖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和繁殖门槛。蝙蝠主要生活在村子周围的洞穴里,少数生活在农民和树木的屋檐下。

直到在学校上生物课,我才知道蝙蝠是动物,是饲料。

乳动物,胎生,不是鸟。它是夜行动物,白天眼睛几乎是瞎子,但耳朵听力出奇得好,耳朵成了蝙蝠的另一双“眼睛”。蝙蝠白天睡觉的时候,倒挂着睡的原因,是为了便于滑翔起飞。它们是捕食蚊子一等一的高手,一只蝙蝠一小时内能吃掉600只蚊子,是标准的会移动的“灭蚊拍”。它们不仅消灭害虫,是庄稼的好朋友,还能像蜜蜂一样间接给植物和庄稼授粉。它们还能种树,吃下的植物种子随粪便排出后落地发芽,长成新的树木,是不花钱的园林工。还知道,蝙蝠的谐音“福”,和福禄寿喜相连,自古以来就是福文化的象征,蝙蝠在过去人的眼里是吉祥动物,很多古建筑的屋檐上都雕刻着蝙蝠形象,以此祈求纳福、辟邪。谁家住进蝙蝠,那是要举杯相庆的。

回想那个物质极为匮乏,家家都很贫困,无钱给小孩子买玩具的年代,蝙蝠这种白天几乎看不见的哺乳动物的存在,无疑给我们一班山村孩子带来了极大的欢乐,充实了山里娃单调的生活,也激发了山里娃的想像和幻想,也让山里娃懂得了最朴素的保护小动物的道理,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蝙蝠们又是山里娃的“自然之师”。

时光飞逝,转眼我已人到知天命之年。农村生活早已今非昔比,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山里的孩子娱乐方式早已多元化,买不起玩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遗憾的是,这些年,蝙蝠数量锐减,即便在农村,也难得一见。昔日司空见惯的蝙蝠如今几乎成了稀有动物,当年那种黑压压铺天盖地的蝙蝠聚堆的情形更是成为了“过去式”。我猜想,这里面既有乡村振兴,人们的生产生活观念和习惯发生改变,不再家家户户饲养猪牛羊等牲畜,特别是近些年乡村如火如荼开展的厕所改造、污水处理、垃圾回收等环境整治活动后,各村各户处处变得整洁干净、蚊虫滋生大幅度减少、蝙蝠的食物来源减少的原因,又有近些年气候干旱,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等其他一些说不清的原因使然。到底有多久没见到蝙蝠了,我说不清,真的说不清。这也是那日我为什么会与蝙蝠的一次不期而遇而惊喜万分的原因。

更为令人遗憾的是,蝙蝠还被指是非典和新冠疫情的一大传播者,成了受人厌弃和憎恶的野生动物。可不管怎么说,也不管它们到底是不是传播重大疾病的“罪魁祸首”,那些曾经带给我无穷乐趣和启迪蝙蝠,那些为保护庄稼立过功劳,并一直在为传花授粉做着贡献的小精灵们,连同那段贫穷而又快乐的顽劣的少年时光,都将永久地存封在我的记忆里,成为人生中一段宝贵的“相遇”和“经历”,成为我无尽乡愁记忆中不可分割的沉甸甸的组成部分。

作者简介:厉剑童,笔名南山老栗子,1968年生,山东五莲县街头镇南西峪村人,乡村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日照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壹点号山东创作中心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16107.html

上一篇:旗开得胜mv,周海媚三张旗袍照祝考生旗开得胜

下一篇:彭佳慧个人资料,金曲天后彭佳慧秀百万豪车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