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秀制作(的真人秀制作启示录)

犀牛娱乐原创文方正 编辑夏添《鱿鱼游戏》太疯狂了。网飞开创了历史上收视最高的电视剧,开播前后全球观众达1.1亿,并在菲律宾、智利等大洲82个国家/地区…

犀牛娱乐原创

文方正 编辑夏添

《鱿鱼游戏》太疯狂了。

网飞开创了历史上收视最高的电视剧,开播前后全球观众达1.1亿,并在菲律宾、智利等大洲82个国家/地区的谷歌搜索排行榜上拔得头筹,使该剧真正实现了“全球爆款”。

在反全球化的浪潮下,没有一部电视剧在全球范围内如此流行了太久。《鱿鱼游戏》的爆炸效应持续发酵到剧外,糖扣、娃娃晒、cos粉色蒙面人成为社交媒体新人气、电商新宠。电视剧在伊塔翁地铁站的实拍地和巴黎街头的官方体验店迅速成为了网络名人中的打卡地。

嫉妒韩国这种美丽的文化输出,国内影视业掀起了如何“复制”《鱿鱼游戏》的大讨论。然而,456人参与了“大逃亡”的生死模式,“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血腥残暴统治几乎宣告了该剧的中国化失去了过审的可能。

所以,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如果将剧集的血腥暴力元素剥离,《鱿鱼游戏》的制作模式其实更接近真人秀。“嘉宾会在特定的情境下,根据预定的游戏规则,为特定的目的而行动,并被录制制作成电视节目”。这个真人秀的定义可以简单以《鱿鱼游戏》为例?

第七集《多国贵宾观战团》的到来,揭示了这款游戏直播和实时观看的综艺节目本质。从《选秀101》式伏笔玩家的历史,到六组简单精致的游戏设计,再到极端情境下人物性格的塑造,《鱿鱼游戏》展现了全方位的编程思维,给综艺导演上了一堂生动的“真人秀制作示范课”。

一堂真人秀制作示范课

正当观众沉浸在与男主持人的惊悚游戏场景中时,镜头突然转向,一个戴着面具、端着酒杯的神秘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实时盯着电视屏幕,很像真人秀导演。

如果单纯从真人秀制作的角度来分析《鱿鱼游戏》,确实可以为我们制作多维度的真人秀综艺节目提供很多建设性的参考。

首先是综艺游戏的设计理念。通俗易懂又足够快乐总结我们的心理感受在观看321 Woodenhead、玩弹珠等“万能”童年游戏时,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都很容易被带入现场。

长期以来,复杂、不可理解的赛制在国内经常被人诟病(怀疑是因为节目组需要操纵黑幕),寻求快乐和解压的观众往往被赛制搞得一头雾水、一头雾水。《鱿鱼游戏》提醒我们,或许最简单的游戏就能创造出爆款综艺效果。

然而,综艺游戏只是真人秀的组成模块之一。《鱿鱼游戏》的第二个优势是合理分配了真人秀和游戏部分的内容比例,达到了1 1大于2的累积效果。

在《鱿鱼游戏》的集体量中,大师设计的“游戏”数量只有6个,这意味着它对于非游戏部分有足够的叙事时间。第二集是最典型的一集。游戏被民主投票打断后,这一集花了大量篇幅“平行剪辑”主角回归现实后的地狱生活。这一部分就像一个真人秀环节,在选秀的综艺舞台上表演之前,重点关注选手的历史、家庭和日常生活,帮助人们铺路。

程启勋,一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窝囊废男孩”,才华陨落、投资惨败的“受伤钟勇”曹尚友,意外伤害老板、走投无路的“外来务工人员”阿里。观众之所以能在第二集中与这些主角感同身受,起到了关键作用,为“真人秀”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铺平了道路。

《鱿鱼游戏》的故事之所以给观众强烈的“登顶”感,是因为对主创作作品在布景、美术、配乐等细分品类上的细致处理,这也是一档真人秀打造品牌记忆点的关键点。

从第一个“321 Woodenhead”游戏,明显的设置折痕显示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模拟

故事同时涂抹上梦幻与残忍。蓝、粉、黄色调为主的孩童游戏场、321木头人人偶,粉、黄色元素调配成的楼梯走廊,营造出绚丽浪漫的氛围,与选手们压抑的比赛心理生发出极致反差,高饱和度的色彩给观众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点。

洗脑的阴间配乐是故事的催化剂。人声吟唱既有着古典乐般的优雅感,奇怪的卡点节奏又生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惊悚感,以至于很多观众在微博评论区留言,看完《鱿鱼游戏》的当晚入睡前,总感觉这段阴乐还在耳边久久环绕。

还有由三角形、圆形、正方形拼接成的“游戏品牌符号”,设计简单精巧,与《极限挑战》“这就是命”logo一样深入人心。可见,《鱿鱼游戏》在布景、美术、配乐多个制作细节上配合出色,以强品牌视觉记忆持续占领观众心智,这些设计很值得真人秀制作方去学习。

综艺游戏如何“以小博大”?

《鱿鱼游戏》提醒了我们去重估综艺游戏的价值,综艺里的小游戏看似简单,却是最容易制造综艺效果的环节,好游戏很容易“以小博大”制造出圈级综艺名场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犀牛君觉得,《鱿鱼游戏》的游戏设计理念与韩综《Running Man》(或者国内版本的《跑男》)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的核心思路都是“大人们玩小孩子的游戏”。

无论是撕名牌、铃铛追击,还是画片王、指压板、泥潭游戏,他们都是孩童时期常玩的游戏,或是儿时游戏的改良版,制造“最纯粹快乐”的游戏环节亦是Running Man嘉宾间制造出最多综艺笑料、名场面的部分。

童年游戏最为简单易懂,它的好处大致有二,一是降低观众看节目的理解门槛,只为满足观众解压、好笑的最直接需求;二是有助于新嘉宾与老嘉宾间迅速打成一片,借由大家都会玩的小游戏“破冰”,能最大可能激发综艺嘉宾间的化学反应。

一个合适的综艺游戏甚至能直接成就一档节目, “撕名牌”之于《Running Man》便是这样的存在。作为节目核心玩法,撕名牌可以说是助力该节目出圈的头号功臣。但反观国内综艺生态,我们始终未推出带有中国本土化游戏基因的真人秀。

《跑男》里的撕名牌、指压板皆是引进原版《Running Man》版权移植而来,他们的火爆是“复刻的成功”。国内有一定本土特色的游戏类综艺要属《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无论传声筒、你画我猜等游戏都来源于国人日常生活,但这些游戏一来创意稍显单调,二来长期沿用观众早已审美疲劳,没有撕名牌带给观众的新鲜感。

此次《鱿鱼游戏》爆火,很多网友开始畅想中国版《鱿鱼游戏》可选拔的本土游戏类型,有人推荐丢手绢,反应慢的射杀;有人安利打陀螺,限时内陀螺全部落地的队伍被爆头;有人想起了扔沙包,一种沙包触地会爆炸,一种不会,看选手们怎么抉择。

虽说上述只是网友们的脑洞臆想,但这些未必不能成为国综制作人做节目的参照。《跑男》曾在指压板比赛里加入过广场舞元素,老鹰捉小鸡、麻将也曾被融合进游戏环节,这些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民间游戏,将是真人秀综艺游戏开发的宝藏之源。

虽说童年游戏胜在简单,但很难说综艺游戏就要遵循“简单为王”。事实上,国综游戏近年来有涌现出一大独具特色的类别,就是《极限挑战》前导演严敏引领起的“类剧本杀式烧脑游戏”,这类游戏以智力较量展现出明星更真实、立体的性格面向,成就了不少名场面。

例如《极限挑战》的嘉宾张艺兴,曾在某期节目里完成从“小绵羊”到“羊精”的进化,与他感情颇深的孙红雷忍痛开枪“杀死”艺兴的画面令不少观众落泪。像这样在导演思维下,以精巧的游戏设置凸显明星个性的拍法,值得国综继续发扬光大。

“生存类综艺”是好模式吗?

《鱿鱼游戏》除了启发我们重新对综艺游戏给予重视,还帮我们回想起了一大几乎快被市场忘记的综艺类型——生存类综艺。

随着《鱿鱼游戏》在全球爆火,韩国近期真的传出kakaoTV在筹备一档“综艺版《鱿鱼游戏》”的消息。这档名为《男女生存:分裂的世界》的真人生存竞赛节目,透过官方推特招募年满18岁男女参赛者,10天内生存下来、赢得比赛的获胜者可获得奖金韩币一亿元。

《男女生存:分裂的世界》令人想起生存类综艺的鼎盛时代。14年,福克斯电视台播出了一档荷兰户外真人秀《乌托邦》,将15位「美国先驱者」邀请到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做综艺实验,节目当时在全球引发轰动效应和激烈讨论。

不得不说,户外生存类综艺确实具备诸多吸睛要素。将嘉宾们置于极端、危险的野外生存环境下,嘉宾的性格特点被进一步放大、人性的阴暗面逐步显露、嘉宾间互相推诿戏剧冲突强烈,观众“置身事外”则会获得十足的爽感。

在生存类综艺元素过多的《鱿鱼游戏》热度带动下,我们很可能将看到生存类综艺新一轮的爆发。国内曾效仿《乌托邦》节目模式推出综艺《我们15个》,但节目当时并未掀起多少市场水花、还遭遇过停播风波。

其实因国内审查环境所限,危险性较高、容易引发道德伦理争议的生存类综艺能在国内呈现出怎样的内容尺度,是个未知数,这让此模式能否在国内再度落地被打上问号。

就在犀牛君即将文毕之时,一则新消息打开了我们对国产版《鱿鱼游戏》的新期待。在优酷平台全新发布的“2022优酷精品先鉴会”片单里,一款名为《鱿鱼的胜利》的新综艺赫然在列。

该节目被定位于“全国首档游戏社交剧综”,将采取儿时游戏回忆杀搭配强剧情推进和组团作战的节目模式,PPT举例不乏丢沙包、丢手绢、跳马等经典国民游戏。

该综艺项目目前在网上引起评论两极,有网友认为该综艺纯粹蹭《鱿鱼游戏》热度,太low,亦有网友期待节目将如何帮助我们重温儿时的游戏欢乐时光。

在“鱿鱼游戏热”持续升温的大环境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一场有关《鱿鱼游戏》综艺化项目的开发混战已经打响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15887.html

上一篇:大耳朵图图电影2017(大耳朵图图电影定档国庆)

下一篇:吧啦啦小魔仙大电影(巴啦啦小魔仙)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