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寂寞的妈妈(不甘寂寞的阿娟)

小说元居士宛子村初夏,一条清澈的河流在村子里流淌,河上漂浮着一缕缕轻雾。几十间村舍被山川环绕,隐藏在四周的清新绿意中。那些象征生命的片片绿色,已经摆…

小说

元居士

宛子村初夏,一条清澈的河流在村子里流淌,河上漂浮着一缕缕轻雾。几十间村舍被山川环绕,隐藏在四周的清新绿意中。那些象征生命的片片绿色,已经摆脱了春天的怯懦,还没有达到仲夏的张扬,新鲜感的绿色,愉悦的绿色。青杏在枝头结果,枣花依旧带来晚香。甜美的气味吸引了蜜蜂跳舞和五颜六色的蝴蝶跳舞。几只鸟从树梢飞走了,有一些愉快的叫声。

阿娟打理完院子里的花园,然后坐在一楼侧厅的梳妆台前收拾妆容。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虽然不能说她外表漂亮,但她毕竟年纪大了。白皙的皮肤,红润迷人的脸庞,清澈的大眼睛,性感的嘴唇,丰满匀称的身材。虽然她不喜欢浓妆艳抹,但她的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这是一个命运多舛、不屈不挠的女人。她开朗又阳光。她在村子东边的一家铸造厂工作。刚开始当厨师一个月2000多元。当年年底,工厂应收账款数额较大,周转困难。结账人员不够,老板给了阿娟几个任务。不成想,几天后,阿娟带头解决了那些家庭的债务。老板看到这,就让她参与两个难搞的客户的集合。阿娟以她率真阳光的性格和与人和事相遇的亲和力圆满完成了任务。这让老板刮目相看,说他大材小用,刚提拔她做业务副主任。工资也涨到了每月8000元。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山村里,整天无所事事找工作的村妇,足以让人羡慕。更何况,阿娟前几年凭借自己的能力经营了一家养鸡场,赚了不少钱。不仅盖了一栋漂亮的小楼,还省了一笔可观的积蓄。目前又有这么体面的工作,让那些靠嚼舌根为生的村妇感到尴尬。在农村,有这样一个坏习惯,当你太穷的时候,人们看不起你,成年人和孩子出街也不受欢迎。如果你在生活中有所作为,虽然人们似乎在赞美和尊重你,但他们内心充满了嫉妒和仇恨。

每次阿娟穿上得体又时尚的衣服,都是神采奕奕地走过村街。它总会像石头一样落入平静的水中,给村街带来汹涌的涟漪。那些光棍会睁大眼睛,离得那么近,都等不及要把眼睛放在阿娟身上。而那些无聊的村妇会互相做鬼脸,用近乎邪恶的眼神盯着阿娟的背影。当阿娟清脆的皮鞋声远去,甜美的香水味还未消散,几个充满羡慕嫉妒恨的女人就开了口:

“还是人家的家人。找两个野人,盖房子,找份工作。看看她的美丽。”

“嘿,我听说前天她和爱人的老板去市里了,她肯定又开了一个房间做那个。”

“你看她那个样子,戴着名牌,浑身香喷喷的,不是故意惹野男人的。”

“听说她用了几百瓶香水,那个野男人真舍得花钱。”

“什么都不要说,在你的嘴唇上留下一些道德。不管你赚不赚钱,人们都会得到。如果你开不了房间,人们会很开心。你闲着。”

几个泼妇的言论被一个高大威严的年轻妻子的几句话压制住了。结果,几个流言蜚语立刻转移了话题,但不知道村里哪个男人或女人会再次变热。这些话有时会传到阿娟的耳朵里。当然,阿娟开朗大方,乐于助人。在年龄相仿的媳妇中,也有几个好姐妹。但是听到这些话后,她似乎并没有很生气。有时候,她甚至会想,让他们说吧。那些烂嘴的婊子就是要浪,没人一定以她们为荣。

胡安,在万子村,她就像一个神。女人羡慕嫉妒,却不敢公开得罪她。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有哪个女人敢挑战她,她的杀伤力绝对会把她的家庭撕裂。因为万子村的男人,不管有没有老婆,都会把她当成自己的梦中情人。她完美的身材,落落大方的气质,敢爱敢恨,都被万子村的男人吸引。甚至她的一些爱情故事也会被别人津津乐道,羡慕不已。

阿娟是下河村人。因为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她就开始在外打工。十八岁那年,她亭亭玉立,也就是那一年,她在县城一家酒店的前台,被酒店花花公子的老板纠缠。由于阿娟没有深入这个世界,她很快就被老板拉了一把,老板说得很甜。谁知道,那个老板是个懦夫。他们的风流韵事被有权有势的老板娘发现后,他连屁都不敢放,阿娟只好闷闷不乐地离开了酒店。但她回家后不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女孩还没结婚就怀孕了,这在山村里是一大耻辱。无奈之下,她只好悄悄找了那个怂人,此人没有提出任何要求。有意见的是有权势的老板娘。她让委托人打掉阿娟的孩子,给了一些营养费,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几天,让阿娟通过这道关。一次失误将改变她一生的命运。从那以后,阿娟虽然漂亮,但她的胸怀一直很高。但最终,由于家庭贫困、受教育程度低和失去生命。在家里,我觉得女儿太老了,留不住,就草草嫁给了她现在的婆家。

阿娟的丈夫张父是个老实的农民,比她大两岁,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一点经济头脑。我只能扛铁锹当苦力。虽然我既不贪婪也不懒惰,但我一年挣不了多少钱。阿娟刚结婚的时候,虽然不甘心,但还是要嫁给一只鸡,将就一下。好在老公知道自己和阿娟不般配,所以很宠爱阿娟,事事顺从。人心变了,阿娟看到丈夫这个样子,就安下心来生活。几年后,他们生了一对孩子,阿娟又在那里。

院里养猪养鸡,勤劳操持,日子也算过的平稳。可造物弄人,好容易过了几年安稳日子。阿娟二十八岁那年,丈夫在县城一家工地打工,不慎从三楼脚手架上掉下来,正好骑在底层的一根钢管上,伤了脊椎和命根。整整住了半年院,总算下肢慢慢恢复了知觉,没有瘫痪,但却从此失去了性功能。后来,阿娟又带丈夫去了省城大医院,把包工头赔的那几万块钱花的差不多了,终是没有治好。三十来岁,那不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吗,可阿娟竟开始守起了活寡。

更不幸的是,丈夫成为废人的事,由于和包工头对簿公堂,弄得满村皆知。它就像是一颗新奇的炸弹,一下,就在湾子村男人们的心中掀起巨大的波澜。这样一位美妙少妇守起了活寡,一些不良男人们在一丝怜悯后,马上就会产生种种幻想。自然,也会让一些人蠢蠢欲动。阿娟失过身,她憎恨那些虚情假意,只为满足下半身的渣男。一段时间后,她虽然也希望过有性爱的生活,但她更渴望一种赏心悦目的真情。可一些男人则把阿娟当成普通性饥渴的女人,不断的骚扰,让阿娟不胜其烦。她决意要杀一儆百,让那些臭男人们停止骚扰。

那年仲夏的一天,阿娟去南岭梯田耪玉米,刚走到村前小河坝,就见光棍李二尾随而来。只见他东张西望,神色慌张,看阿娟来到低洼的河边,见四下无人,于

是,便像疯狗一样冲下河坝,不由分说抱住阿娟又亲又啃,嘴里囔囔地说:“阿娟嫂,我想你都要想疯了,你行行好,给我一回吧。”

阿娟又气又急,可又挣不开李二那发疯的双手,情急之下,她突然说;“行了,别啃了,快脱衣服吧。”

那李二以为阿娟动心了,赶紧放开阿娟,开始着急火燎的脱裤子。等他把裤子脱到一半,阿娟看准机会用力一推,就把半裸的李二推到河里。阿娟拿起锄头就向李二砍去,把李二的肩膀后背砍出好几道血印子,只是手下留情,没有攒了他的狗头。这场景正好被两个下地的村妇看见。等那两个村妇到得跟前,阿娟要她俩作证,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吓得李二从河里爬出来,就给阿娟磕头作揖求饶,并保证今后再也不敢了。后来,又有两个村妇说情,阿娟才没报警。此事被两个村妇添言加醋,在(人市)上传说,把阿娟说成是个神圣的女侠,自然在湾子村引起一时的轰动。从此,到打消了那些暗藏贼心男人们的非份之想。把阿娟看成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这是后话。

那天,李二看阿娟没有报警,千恩万谢后,自己去村卫生室处理伤口去了。阿娟则和两个村妇一起继续去田间劳动。仲夏的山腰梯田,绿意盎然,一人多高的玉米长势喜人,耪完这最后一遍就挂锄等待秋收了。当阿娟和那两人分手来到自家地头,看到自家的十几垄玉米地以被人给耪了八九垄。她知道这准又是王明给耪的,王明回来两天了,阿娟虽然还没和他照面,但阿娟家的另两块地也都叫他给耪了。这王明二十九岁了,还没成家。其实并不是他长相不好,小伙子浓眉大眼,身材高大,长的也是周周正正,为人更是忠厚。只因他十一岁时父母离婚,母亲远嫁他乡,父亲又在几年后因车祸丧生,他十七岁就自己挑家过日子了。这些年农村找对象原本就困难,动不动就得一二十万的彩礼,还得要房要车。王明孤身一人,又没人替他张罗,所以就错过了婚龄。王明和阿娟丈夫要好,他是个架子工,两人打工经常在一起。阿娟丈夫那次出事,就和王明在一个工地。张福受伤后,王明在医院抬上抬下,陪床伺候没少忙活。张福出院后,也干不了体力活,一切重活都得阿娟一人承担。王明看在眼里,就经常来帮阿娟一把。王明家的几块地和阿娟家的土地连边,所以,春种秋收,王明就像自家土地一样耕作。阿娟心中自是感激,平时家里改善伙食,她会打发孩子把他叫来,或者给送去一些。一来二去两人彼此有了信任和好感,阿娟有时心中竟希望王明勾她。毕竟,阿娟正在当年,长时间的无性生活难免有些饥渴。有几次,她甚至用言语点他。可王明却不知怎的,是不解风情?还是要守身如玉,竟不作回应。人那,就是这样,村里像李二那样的几个男人,即使常常骚情,见到阿娟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阿娟却非常厌恶,反感。而王明这样有些木讷,不解风情,却又勾起阿娟的爱慕和冲动。阿娟正想着心事,忽听田里有铁锄擦地的声音,她知道王明还在田里,便也入了一根垄向里面耪去。耪了一会,果然看见王明正汗流浃背地从另一头耪了过来。王明看见阿娟,就说:

“嫂子,你别耪了,回去吧,还剩三根垄,我一会就耪完了。”

阿娟刚才被那李二又搂又亲,到勾起她压抑已久的欲望。看到王明满脸的汗水,竟犯了花痴,不觉来到王明身边,掏出手绢心疼的要替王明擦额头的汗水。她深知,这两年王明太辛苦了,平时在外打工,回家时还要关照她家的这些力气活,她从心底里喜爱这个英俊而善良的小伙子。可王明却用胳臂挡住了阿娟的手,自己用袖子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这一档,到让阿娟一阵心酸,泪水夺眶而出。这几年阿娟的内心已积攒了太多的委屈,丈夫失去的那个功能,仿佛顷刻间让她成了无根的浮萍。她不但忍受着慢慢长夜里情感的煎熬,更成了村里人眼中的另类。她听够了人们的酸言冷语,看够了人们的异样眼光,更受够了那些无良男人们的无耻骚扰。她的苦恼无人理解,她的心酸无处倾诉。在若大的一个湾子村,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在真心实意的帮助她,给她心中寒冷冬天送来春天般的温暖。她在心里早以把他看成值得信赖和亲近的人,阿娟知道,王明之所以不接受她的感情,是他内心过不了和张福好哥们这道坎。其实,张福自从伤残后,到看淡了一些事情。虽然他仇视村里那些常常骚扰阿娟的无良男人,但他也心疼这守活寡的妻子。有几次,丈夫言语中竟希望阿娟和有情有义的王明相好。他甚至说过和阿娟离婚,让阿娟和王明结合。他也感激王明对这个家的无私帮助,他了解王明的为人,也相信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人世,王明会善待他的子女。

王明看阿娟哭了,正不知所措,阿娟则一下扑到王明的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好一会,阿娟情绪才稳定下来,她把刚才在河边发生的事像王明诉说一遍,眼泪不由的又滚落下来。王明知道阿娟受了委屈,这才伸出手在阿娟的后背上拍两下安抚。阿娟则扬起头深情地望着王明,双眸中是温柔祈求的目光。她告诉王明,张福愿意他俩来往。听了阿娟的话,王明的心结渐渐打开。必定,那王明也不是金钢之身,三十来岁的人了,还没有尝过女人这样软绵绵拥在怀里的滋味,荷尔蒙迅速占领了脑海,年轻的心一下沸腾起来。他低下头,看一眼那张梨花带雨的凄美面孔,和迎着他的那温润迷人的香唇,便也情不自禁的迎了上去……

天空湛蓝如洗,几片祥云悠闲地遮住骄阳,两只喜鹊相跟着从天空中飞过。山岗上的野鸡号角般的一声鸣叫,撕破了旷野的宁静,似乎它也在呼唤在山间觅食的伴侣。一阵微风掠过,一望无际的原野随风掀起绿色的波澜。在这神秘而曼妙的青纱帐里,两颗狂跳而饥渴的心,终于紧紧的融在了一起。

那晚,正当那两个村妇在麻将场绘声绘色地,向人们讲述阿娟如何刚烈事迹时。阿娟安顿好家里的事,洗过澡,就借故串门去了。她见街道上没人,竟直走进王明家。那王明也早以洗好澡,把屋子拾捣得干干净净,内心焦急地等待阿娟赴约。见阿娟弥散着香味走来,竟以为是仙女下凡,自是激动万分。两人本来早就彼此爱慕,又有白天在青纱帐里心灵的碰撞,真也是干柴遇到烈火,自是一番颠鸾倒凤,此后,两个人更结下了无限的情谊。阿娟告诉王明,她不图他的钱财,也不会拆散自己的家庭。她和他相好,是心里的感激和喜爱。她要让他尝尝女人的滋味,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女人的陪伴而终老一生,那是可悲的。阿娟叫他好好的把日子过好,争取早日娶到自己的媳妇。那王明自从和阿娟好上后,竟真的渐渐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阿娟不愿让王明再干危险的架子工了,她知道王明十几岁就独自生活,能做一手好菜。就给他凑些钱,让他去保定学了厨师。几个月后,王明回到县城在一家餐馆打工,时间不长就成为掌勺的师傅,日子一天天好起来。自然,阿娟她们常常约会,感情也日渐深厚。

一年后,当阿娟把自己的一位离婚闺蜜介绍给王明后,就坚决地断绝了两人的情感。即使王明不舍,阿娟也决绝地不让感情复燃。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两人已经有情有义,相互扶持的相爱两年了,彼此的感情自是深厚。但摆在阿娟面前的就两条路,一是拆散原有家庭,与王明结合。再一个就是与王明忍痛分开,让王明组建新的家庭。离婚吧,虽然丈夫对他俩的事早就知道,也情愿与阿娟离婚,成全她俩。可丈夫越是这样,阿娟就越不忍抛下丈夫,她更舍不得让两个孩子离开生父。阿娟其实还有一重顾虑,她生完二胎后以做了结扎,不能为王明生下一儿半女,这也是她所不愿看到的。那就只能干净利落的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让王明开始新的感情生活。为此,阿娟也伤心痛苦,暗自流过许多泪水。

王明的爱人带来个小女儿,和王明结婚一年后又生了个儿子。两人都勤劳能干,他们自己盘下了一家饭店,并把生意干得有声有色,生活过得幸福美满。阿娟在王明结婚前,就把所有都告诉了闺蜜,闺蜜的心里并无芥蒂。现在她和阿娟处得仍像亲姐妹,而王明则把阿娟视为今生的恩人,内心充满无限的感激和敬重。

可阿娟这个不幸的女人,却又一次走在了无性的生活中。但是,即使妇妻生活能忍一忍,可阿娟生来就是一个要强的人。眼看着别人家的日子红红火火,又买汽车,又盖楼房。可她们却仍住着老旧的房子,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就连孩子们出当街,那穿着也照人家的孩子差一等,这样的贫困生活,阿娟是不甘心的。她心想,既然丈夫无能,那就自己努把力把日子过好吧。可是,在山村,一个女人要想挑头把日子过好,谈何容易。更何况像她这样的现实处境,村里的女人们,大都是天敌。而男人们若是啃帮忙,难免会另有所图。

在阿娟又一次失恋几个月后,村里另一个男人走进了她的感情生活,这个人就是村长李英。其实,李英暗恋阿娟好久了,阿娟丈夫失去性功能的事他最清楚,因为解决那些事情时他都经手。他自己也有个不幸的婚姻,他同情阿娟的遭遇,更想成为阿娟情感的伴侣。他也想在生活上给予阿娟一些帮助。只是前两年听说阿娟挺刚烈,所以,没敢轻易去表达。李英比阿娟大几岁,人长得英俊魁梧。早些年跑运输挣了些钱,在前几年村干部选举中,由于他常周济那些遇到为难着窄的村民,在村里人情好,毫不费力地就当上了村长。他上任后,自然比原来的村长有魄力,村里修路,打井,筑坝也干了一些实事,口碑不错。他头脑灵活,养了一个车队,承揽了村边两家工厂的运输,每年都有可观的收入。近几年,国家加大农村投资力度,所以,国家扶持啥他搞啥,又善于交际,和县里的农,牧口的领导打得火热。自然是得到了一些利好,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可常言说,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这话到应在了李英身上。别看李英一表人才,但过去由于家贫弟兄多,生活困难。父母免强给他娶上媳妇,算是没让他打光棍。那媳妇不但人长得五短三粗,相貌丑陋,且为人猥琐,爱好扯舌,常和邻里发生矛盾,竟是个上不了台面,不招待见的人。真是贫不择妻,李英那时纵是心有不甘,也只能免强凑合,竟也生了两个子女。但李英把小日子过起来后,就渐渐和妻子冷了起来。前几年,李英就和村里的一个小寡妇打得火热,妻子想管,李英就要离婚。妻子无奈,好在家中生活富裕,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后来,那女人娘家又给她寻了人家,李英不但没有阻拦,还给提供了许多帮助,两人也算是好聚好散了。

阿娟想利用自家村边的几亩砂荒地搞养殖业,听说县里有扶持养鸡的项目。就拿上些礼品试探的去找李英帮忙,不成想那李英竟满口答应。但阿娟从李英那有些花痴的眼神中,似乎也看到了他的心思。阿娟心想,自己反正早晚也得找个相好的,那李英虽然大她几岁,但她也能看上眼。她对李英还有些好感,前几年丈夫出事和包工头解决赔偿时,李英没少给出力。虽然是村长责任使然,毕竟也还有人情在里面。后来丈夫出院干不了体力活,李英又帮忙给联系到村头的石子厂当门卫。阿娟的心里记着李英的好,只是,阿娟觉得李英是有妇之夫,破坏人家家庭于心不忍。正在她举棋不定时,那李英媳妇却助了她一臂之力。

一天下午,阿娟下地回来去村里的商店买挂面。刚来到商店门口,就听见李英媳妇在屋里和两个女人说她的坏话。甚至指名道姓地说阿娟如何淫荡,如何床上功夫了得,就好像阿娟跟人淫荡她在场亲眼目睹一般。那娘们说到兴处,竟没看到进门的阿娟,也没看到对面女人使的眼色。听到这无耻的诽谤,阿娟杏眼圆睁,怒不可遏,抡起粉掌,啪啪的两下,只打得那那娘们眼冒金星,停住了臭嘴。当她缓过神来想反扑,阿娟早抄起门边的一根顶门杠,就要向她打去,吓得那长舌妇抱头跑进栏柜里。那两个村妇知道阿娟不是善茬,得空就闪身走了。商店老板娘死拉硬拽,才把阿娟手中的木棒夺下。李英媳妇见不是阿娟的对手,赶忙遛出门一溜烟跑回家。李英见媳妇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家,问她情由,她则支支吾吾,说阿娟打她。李英知道她好扯老婆舌,就厉声问她:“你说阿娟啥话了,才惹得人家打你!”老婆只得把原话学了一遍。那李英不听便罢,听了女人的学舌,竟怒从心起,又赏了她两个结结实实的大嘴巴。打得女人哭天抢地,撒泼打滚。

此事正巧被村里的一个长舌妇看到,当晚就传到阿娟的耳里。她竟觉得李英挺男人,心中又多了一些好感。她心想,真也是命里该然,湾子村就这两个她看上眼的男人,现在就要相继成为她的相好的了。那就顺其自然,让他帮忙把养鸡场的事情办成吧。

第二天,李英和阿娟在村口碰面,阿娟先向李英道歉:“大哥,对不起,昨天我太冲动了。虽然嫂子说的话太气人了,可冲大哥的面,我不该打她。”

李英则说:“她该打,这毛病我说她多少回了,她就是不长记性。”李英则主动说起帮阿娟办养鸡场的事。阿娟看李英如此主动,满心欢喜,就说:“李大哥,我也不是没心的人,你帮妹子把这事办了,我会记着你的好的。”一句话,正说到李英的心里,于是,他让阿娟放心,他会全力给办的。

李英给阿娟跑养鸡场的事,自然是尽心尽力。他自己前两年就曾在畜牧局办过养羊场的事,手续流程都熟。那主管局长吃过他的回扣大礼,今天见这个会办事的村长求他, 反正手里有指标,给谁也是给

巴不得再给他个面子,自己也可以从中再弄些好处。几天后,李英不但给阿娟跑回来扶贫项目手续,还给争取来二十七万元的专项资金。虽然得给人家拿回几万回扣,但阿娟还是惊喜万分。

可建个养鸡场却也并非易事,土地手续,环保审批,资金建材,方方面面都得有人亲历亲为。特别是资金这块,虽然有国家补贴,可那要等项目验收合格后才能到位,先期这二十多万起动资金要自己筹备。阿娟小家小业,哪有这笔钱啊。正当她一筹莫展时,李英过来交给她一张银行卡,让她用这二十万起动。为了这个养鸡场,李英也算是使出浑身解数。等阿娟把养鸡场建成,验收合格后,阿娟看李英人都瘦了一圈,她的内心更是十分感激。诚然,就是李英曾经有过想得到她的私心,也让阿娟从心里动了真情,她心甘情愿的做了李英的情人。

李英虽然也曾有过几段感情生活,可如今遇到了阿娟,倒真的把他迷住了。阿娟不但感情上热辣奔放,而且不婆婆妈妈,她敢爱敢恨,阳光洒脱。她不贪图他的钱财,有借有还清清爽爽。她一面和他相好,一面兢兢业业打理养鸡场,和自己的家庭,从不向他提任何要求,并嘱咐李英对自己的妻子好点。李英得到阿娟这温柔而饱满的感情后,到觉得自己白活了二十年。不说长相和气质,单只为人处世,阿娟就胜过妻子百倍。他的心中竟也萌生了一种真挚的感情,真心真意对阿娟好。他也把这养鸡场当成自己的事业一样尽心尽力。三年后,阿娟的养鸡场不但回了本,还净赚了三十多万。第四年,由于市场行情下滑,养鸡场利润减少。李英又帮阿娟联系了县里一个租赁养鸡场的客户,以每年八万元的价格一次性租给那人十年。有了这一百多万,阿娟家一下就成了村里的富裕户。不但盖上了新房,还有了几十万的积蓄。阿娟本想给李英二十万回报,可李英硬是分文不要。两人虽然是个不正当的婚外情,倒处得有点相敬如宾的感觉了。

养鸡场租出去了,阿娟的丈夫被新场主聘请在养鸡场打理干些轻活。阿娟也不想闲着,就让李英帮忙联系到村口的铸造厂上班。两个孩子也都上了教学质量好的私立学校。阿娟虽然有时可恨自己的行为,但终是抵挡不了内心的欲望。她有时也觉得对不起丈夫,可她又忍受不了无性的生活。好在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几口子不再过缺吃少穿的苦日子,孩子也能上好学校接受良好的教育。这些,让她的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有她和李英的感情,也使她不再觉得孤寂凄苦。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想到刚四十几岁的李英,在随县里组织的考察团去南方华西村考察时,一下飞机,竟突发心梗客死他乡。消息传来,阿娟泪如泉涌,伤痛欲绝。而那李英媳妇见李英以死,竟想起丈夫的许多坏处。手把着李英生前挣下的万贯家财,连冷冻在南方的丈夫尸体都不想往回取。李英弟兄们商议,就是凑钱也得把尸体运回来安葬。阿娟听说后,和丈夫商量,拿出五万块钱交给李英兄弟,并交待:“不但把尸体运回来,还要好好的发送。”并亲自给订了冷冻车,又从厂里借来一辆轿车,安排人去南方拉尸体,家里又安排些人手料理后事,竟都顾不上避嫌了。

此事在湾子村一时被人们称赞不已,人们只说阿娟有情有义,幸亏李英找到一个好红颜知己,也不枉此生。倒没有人提起阿娟李英这不正当的相好关系了。

两年后,阿娟仍在村边那家铸造厂上班。只不过,那个公务员身份的老板,现在已升任国土资源局局长,公务繁忙,而且现在纪检监察得紧。铸造厂以改由阿娟注册法人并全权管理。又听说,阿娟已在这家很红火的铸造厂投了资,成为厂子的大股东了。也许,经过几年经营养鸡场和这副厂长的历练,她的眼界宽了,心胸也宽了。纵然,她的确是经常和那个局长开车进出,具体于公于私,不能妄加评论。

必定,阿娟是个不甘贫穷,不甘寂寞的人。她还年轻,有权也有资本追求自己的幸福……

版权声明:本文为 “66趣闻网” 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侵权请联系我们,三个工作日删除,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oyh666.com/baike/13362.html

上一篇:女神的选择(七夕女神礼物选择攻略)

下一篇:姚晨与曹郁(姚晨曹郁夫妇共同监制电影杀青)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vx:1575317805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805514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